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午>傘修傘 - BANG!

  

※AU,摩托車駕駛傘X汽車駕駛葉,傘修傘無差

※本人國際慣例OOC

※清明節糖葫蘆計畫第三彈

 

  葉修覺得,今天真是諸事不宜,只適合待在家。難得去了趟公司,便被老爸抓住處理了一堆雜事不說,鄰近下班又被抓公差,要他去和一個合作案談到一半的公司老總吃個飯培養下感情。

  本來打算回家玩榮耀的他,沒辦法只好從命。

  結果,就在剛剛,被追尾了。

  那個小哥騎著一台頗有年紀的摩托,穿著一襲布料不怎麼樣的西裝,不小心在鑽車縫時撞上了他心愛的Landrover。

  「我說……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有受傷嗎?」他拿起手機,打算跟葉秋說今天的協談會議他去不了了,處理完後就直接回家開電腦。

  「抱歉,我沒事。你呢?沒受傷吧?」青年問。

  「沒事,我先打個電話通知人去代替我開會。」

  「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一會兒,警察到了。

  「路人報警說這裡出了嚴重車禍,誰受傷了?」

  「……警察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沒人受傷,就是一般的小擦撞。」青年率先開口,「我不小心在超車時擦撞到這位先生的車尾。」

  警察拍照做了紀錄後,兩人被請回警局製作筆錄。

  「所以,蘇先生你沒有酒後駕車,也沒有使用行動電話,就只是一般的超車失誤,請問當時時速大約多少?」

  「四五十公里吧,沒太注意。」

  葉修看著青年的側臉,是個挺有禮貌的人。

  結束筆錄後,兩人又在警局門口碰面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會負起後續的賠償責任的,畢竟是我擦撞到了你的車。」

  「算了,後續再聯繫吧。」葉修再打量了下男人身上的細節,應該是個普通的工薪階級,他那台車雖然試試被碰掉了烤漆,重新處理也要需要不少錢,既然對方態度不錯,不必計較那麼多。

  「你有拿到警方給的聯繫資訊了吧,那後續我們再聯絡了。」

  「嗯。」

 

  回到家,聽說他出了車禍的葉秋已經在客廳等他了。

  「哥,怎麼樣?嚴重不嚴重?」

  「沒事,只是車子被蹭掉了一層漆。車險應該有給付,你明天幫我打電話給業務叫他來牽車。」

  「喂,為甚麼是我啊?你自己的車自己處理。」葉秋不滿,又想使喚他?今天沒門!

  葉修翻了個白眼,「要不是某人今天求我幫他去公司一趟,因為他要去約會。如果不是這樣我用上次國際賽獎金買來的愛車也不會被蹭掉了一層皮。」

  「好啦。話說,對方長得好不好看?」

  「還不錯,怎麼樣?」

  「我就知道,你這個外貌協會的,一定是對方長得不錯才沒那麼火冒三丈的。」葉秋翻了個白眼,「所以,對方是你的菜?」

  「你在想什麼啊?對方是個男的。」

  「居然,太可惜了。」

 

  再度與那個叫蘇沐秋的冒失鬼相遇,是在他完全料想不到的場合。

  葉秋又翹了一次合作會議,而蘇沐秋竟然是對方派出來的代表。頭銜還是總經理。

  等等,一間跨國企業的總經理……這麼普通寒酸真的沒問題嗎?

  「沒想到我上次不小心追尾的,竟然就是葉經理,真的是相當抱歉。上次給您添麻煩了。」

  「哪裡的話。」

  「如果不介意的話,待會會談結束後讓我請你吃頓飯吧,順便討論一向上次車禍的後續。」

  「那就讓蘇先生破費了。」

 

  「所以,你也有玩榮耀?」蘇沐秋驚愕的發現,這個他以為的富家公子,與他想像中的很不一樣。

  「偶爾也會參加些業餘賽,賺點獎金之類的。」葉修沒想到,這個看起來相當寒酸的總經理居然和他有許多共通點。

  「說道業餘賽,上次的全美公開業餘賽,一葉之秋真的是太厲害了。」他說,「真的是場很精采的比賽呢。」

  「我倒覺得沐雨橙風也打得很好,一葉之秋可是差點就輸了。」

  「是啊,就差那麼一點……我本來還想拿那筆獎金和沐橙去歐洲玩一陣子的。真是不甘心。」他的碎念雖然音量不大,卻正好進了葉修的耳裡。

  「等等?你界是沐雨橙風?」

  「啊,糟糕!我又不小心說出來了嗎……」對面的青年一副生無可戀。

  「既然你都自爆了,那我就坦白吧。你好,我是一葉之秋。」

 

  互報家門後,兩人時不時便約出來吃飯討論戰術及遊戲等等,單獨吃飯的次數也越來越多,頻繁到眾人都以為他們在談戀愛。

  連兩間公司的員工都知道,最近兩位老總打得火熱,合作案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但兩人依舊沒有這樣的自覺,直到流言傳進當事人耳裡,兩人皆是一楞。

  雖然性別平權已經很多年了,但是現在大家已經開放道只是兩個男性好友一起吃飯次數較頻繁就會被認為有超友誼的關係了嗎?

  「不,完全是你們太閃啦。總經理你每次只要一和蘇總經理聊起天,就位自動隔起一層保護罩。怎麼說,那就是一種感覺。」他的助理說。

 

  後來,在某次得知蘇沐秋拗不過公司總部老董要介紹女兒給他時,業修做了件連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他開車跟在蘇沐秋的老爺機車後頭,(後來他才知道,雖然蘇沐秋身價不斐,但實在是節儉到一個天怒人怨的地步,摩托車和衣服沒壞就繼續穿,怎麼說也沒用,唉。),抓緊時機,擦撞他的摩托車尾。

  「先生不好意思,我撞到你了。所以現在我們報警嗎?」

 

  事後,蘇沐秋對於那件事的記憶,就只有葉修當下欠揍的表情,以及接下來自己失控的反應。

  當著街上一群看熱鬧的群眾,他拉住了葉修的領帶,吻了下去。

  雖然後來回警局作筆錄時,被當時的承辦員警念了狗血淋頭。

  「小情侶吵架就吵架,拜託你們別再製造假車禍了!」

 

  <FIN>

  其實一剛開始想寫這個梗,真的只是因為我的愛車被撞了很憤怒,這樣而已。自己寫完之後覺得這次的小甜餅都不怎麼好吃,怎麼辦才好。


评论(2)
热度(16)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