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有所思

#建議BGM 家家《命運》

#其實跟那部連續劇完全沒關係,只是看到就不知為何想到這對

#不要打作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其實,也不是說不懷念,懷念有他的從前。

  只是早已生死兩茫茫。

  

  七月,職業選手們特別悠閒的一個月份。

  所以大神葉修很悠哉的熬夜打網游,女神蘇沐澄很優閒地啃連續劇。

  一如往常的使用了同一台電腦。

  最近她迷上了島國的古裝連續劇,蘭陵王。葉修則是依舊一派輕鬆地打榮耀。直到那首洗腦的插曲出現。

  那個女歌手唱著,歌詞不知怎麼地,鑽進了他的腦海。

  有那麼一瞬間,他忘了動作。

  「葉修?」身側的蘇沐橙發現他的不對勁,立馬問。

  「沒事。」然後手指繼續在鍵盤上有節奏地敲打著。

  她不再多問,將注意力轉回劇情越來越狗血的連續劇上。

  這是他們倆獨有的默契。你不說,我不問。但其實他們都知道,是因為想念那個誰了。

  「這個演蘭陵王?製作單位眼睛沒問題吧?」不久後,葉大神開口了,十分惡毒。

  沐橙失笑,「這個人長得還不錯吧?那麼苛薄。」

  「我不知道原來你喜歡這一型的,沐橙。」

  「不,這跟那沒關係。我只是覺得這個主角還稱的起這個角色。」沐橙伸手指了指屏幕上的男明星,「雖然離美得沉魚落雁有很大的差距,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就像榮耀代言人,也不是過了那麼久才決定是小周?」

  「那是哥不肯,不然那位置非哥莫屬。」葉修叼起根菸,卻被蘇沐橙伸手拿開,然後遞上仍冒著熱氣的綠茶。

  「喝茶,別抽菸了。」

  「哥抽習慣了。」

  然後沉默。

  「你們,究竟甚麼時候染上這種壞習慣的。」不知想起了什麼,沐橙嘆了口氣,話裡有著深深的無奈。

  「是他教我抽的菸。」講完這句,空間不大的練習室裡便又只剩下滑鼠鍵盤聲,以及連續劇的配音。

  劇情進到了高潮,女配角與女主角終於當面對峙。狗血大把大把的撒,不要錢似的。

  女主說,男主最愛的人不是她,而是天下。

  葉修再一次手抖。

  他最愛的,不是她,更不是他,是榮耀。

  但,不論他最愛甚麼,都已不再重要。

  因為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只留下思念。

 

  或許是氣氛使然,在那集連續劇結束後,沐橙便沒再繼續接著看。而葉修,也在結束副本後退出了遊戲。

  接下來的時間,屬於回憶。

 

  「如果沒有遇見哥哥,你會在哪裡呢?」是沐橙先打開的沉默。

  葉修思考了一下,道:「或許會接觸榮耀。但,沒有遇見他……真的,無法想像。」沒有如果,事實就是他們相遇了,然後相知相惜,甚至……。

  沒有如果。

  在午夜夢迴之際,他曾想了無數次,如果蘇沐秋沒死。

  如果他沒死,他們會在比賽時一起甩對手嘲諷,一起擊破每個戰隊的核心並一起成為聯盟冠軍,那個人應該會接不少代言,而且價碼都不低,或者是成為聯盟的代言人,狠狠削聯盟一把,畢竟那個人對錢的執著絕對不下於榮耀。依他那張臉皮,應該可以吸引到不少粉絲,男女不拘。他們會在休假時一起去探望仍在念書的沐橙,帶她去逛街吃飯,然後可能會被認出來,被粉絲追著滿街跑。

  如果他還在……

  都只是如果。

 

  「葉修,你知道嗎?我也無法想像,如果他沒遇見你,會怎麼樣。」沐橙突然笑了,「有你陪他,他開始有了笑容,真正的笑容。他一直很辛苦,一個人帶著我,連要怎麼樣開心都忘記了。」

  「真的,謝謝你。」她說完,伸了個懶腰,起身。「我先去休息了,明天要去看他,你也別太晚睡,晚安。」

  「嗯,晚安。」目送她離去後,他將目光轉回螢幕,搜起方才那首歌。

  當歌詞映入眼簾的那瞬,他的眼眶熱了。

 

能不能矇上眼睛就可以不傷心

能不能脫下面具還可以很狠心

如果不是遇見你我不可能相信

生命有一種一定一定要愛下去

 

  若不是遇見蘇沐秋,他離家後的日子,絕對不可能那麼順遂。認真說起來,真的沒吃過甚麼苦。至於後來,為甚麼會愛上,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回過神來,便發現以情根深種。

 

愛可以相知相許相依為命

卻聽天由命

愛可以心有靈犀動魄驚心

卻難以抗拒流星的宿命

 

  他們相知相愛,平平淡淡,與嘉世簽約,好不容易能過上比較好的日子,卻發生了那起意外,改變了被留下得兩個人的命運軌跡。還來不及,來不及同甘,那個人便已不在。

 

我屬於你的注定

不屬於我的命運

不要命不要清醒

還有夢能緊緊抱著你

 

愛寫出我的詩經

算不出我的命運

你給我的命下一輩子再還你

 

  直到現在,那天他出門前的那個笑容,他依舊記得一清二楚,那麼溫柔、那麼暖。那天應該是輪到他出門買菜的,卻因為前一夜鬧得狠了而爬不起床,所以蘇沐秋去了,然後一去不回。他不信佛,卻為此求了千萬次,讓他換他。

 

如果能如影隨形誰願意一意孤行

如果能變成螞蟻我願意趨近於零

冥冥中明明是你明明還不死心

生命是一個謎語因為你而懸疑

 

  如果能如影隨形,誰願一意孤行。如果他還在,他又何必,何必仍為了兩個人的夢想而拚。明明曾經說好,沒意外就一起過一輩子,卻有個人先缺席。或許,真的,真的不甘心、不死心。

 

最初的一心一意深信不疑不能沒有你

最後的情非得已身不由己

當物換星移今夕是何夕

 

我屬於你的注定

不屬於我的命運

不要命不離不棄

暴風雨裡靜靜的運行

 

愛寫出我的詩經

算不出我的命運

你借我的命還給天地還給你

 

  蘇沐秋葬禮的細節,他已經回憶不起來了。不,應該要說,從來沒仔細記得過,就連當下。那時的他,成了一具行屍走肉,也曾想過,乾脆一起去了。但他畢竟沒有,他必須照顧沐橙,他必須繼續打榮耀。其實,要說他離開了多久,十年。但對他而言,蘇沐秋,從沒離開過。

  無數次夢見那個人,他笑著叫他「阿修」,他們一起搶怪,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奪得冠軍,在夢中緊緊相擁,無數次。然後夢醒,發現自己滿臉的淚。然後在心底默念,下輩子,蘇沐秋,下輩子換我找你。

 

  關掉音樂,他伸手摸了摸臉頰。乾的,很好。葉修可不希望明天腫著眼睛去見蘇沐秋。畢竟,他不願讓他擔心。

  他會一直玩榮耀,直到他玩不動的那一天。

  因為,那是他們的曾經,現在,以及未來。

  是,只屬於他們的,榮耀。

 

  ——不思量,自難忘。

  這是他思念他,最無力的方式。


评论(10)
热度(22)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