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傘-<聊齋‧第三回‧不如不見>

#半架空有(應該算是半架空?)


#靈異玄幻有(基友表示:你是紅樓西遊西廂嘛)


#OOC有,半原創角有


#相信我這篇是HE


#作者的腦又被門板夾了,請見諒

-----------------------------------------------------------------------------

  ——野棠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刬地東風欺客夢,一枕雲屏寒怯。曲岸持觴,垂楊系馬,此地曾輕別。樓空人去,舊遊飛燕能說。

    聞道綺陌東頭,行人長見,簾底纖纖月。舊恨春江流未斷,新恨雲山千疊。料得明朝,尊前重見,鏡裏花難折。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

 

  葉修坐在電腦前分析著國家隊個選手的參數,突然被一震急促的門鈴聲嚇著了。本來並不想理會,但那鈴聲催魂一樣的響,估計連聾子都聽見了。

  「來了來了。」

  一打開門,便看見一堆職業選手全堆在他門口。

  「怎麼全來了?算了先進來吧,堆在門口像甚麼樣子?」葉修讓了道,一群人魚貫而入,不約而同的湊到了他的電腦前。

  「沒有?這不科學啊?不是你還會有誰呢?」方銳指著仍停留在視頻上的電腦,「怪哉,那個神槍的押槍……應該是不會認錯啊。」

  葉修一頭霧水,「你們到底在說甚麼?」

  門鈴又響了,這次是蘇沐橙,她一進門便扯著葉修的袖子,把人拉到的電腦前,關了視頻,上網搜尋,動作一整個流暢得令人嘆服。

  「我說蘇妹子,你這也太熟門熟路了吧?」張佳樂忍不住吐槽,這是把電腦當成自己的的節奏啊。

  蘇沐橙沒理會張佳樂,迅速的在網上找到了一段視頻,點開。

  「你看,這個人的操作。」

  葉修盯著電腦屏幕,他專注的凝視著屏幕裏那個神槍手,他流利的操作以及精準的走位,在在讓他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這個新人不錯。」卻只是說了這句。

  因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個人已經死了,死在十多年前的那場車禍裡。

  然後沉默,沒有誰先開口,即便黃少天幾次想開口,但礙於房內沉重的氣氛,也把話吞回了肚子裡。

  「葉修……」終於,沐橙打算開口說些甚麼,卻被葉修一句話打斷。

  「好了,大夥兒明天還要訓練。全部回房去吧。」

  直接拒談這件事。

  見葉修難得擺出這樣的態度,大夥愣了下,接著便一一離開了。只有蘇沐橙,依舊站在原地,似乎等著他的解釋。

  「沐橙,今天先這樣吧。我累了。」葉修伸手揉了揉微微發脹的太陽穴,他在下午午睡時做了個惡夢,到現在還沒緩過來。

  「我夢到哥哥了。」沐橙沒有動,反倒是開口說道。「我夢到那天,你牽著我的手,到醫院去帶他回家的場景。」

  那時,葉修握著她的手,簽下死亡證明書。

  她印象深刻的是,當時他們都沒有哭。

  已經很久沒夢到過了,夢到蘇沐秋的死亡。所以蘇沐橙有點嚇住了,感覺很不好,真的。

  聞言,葉修一楞,然後點起一根菸,狠狠的吸了口。

  「我也夢到了。」吐出煙霧後,他道。今晚他心情不佳,也是因為那個夢,想分析視頻來分散注意力,卻被一群人又鬧過一圈,心情更糟了。

  「一定是因為太想他了吧。」沐成笑了笑,「不過,那段視頻真的是嚇了我一跳。」

  「他們到底是為甚麼會全跑來?」葉修想起那催魂似的敲門聲,臉色又難看了幾分,「還一個個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聽葉修著麼說,沐橙笑了,「你一定沒上QQ,選手群裡整個炸了。邱非開小號下十一區玩,在競技場裡被一個神槍給滅了。好像是有人錄了下來,在網上引起一陣旋風。再加上那號的主搶起BOSS來可是一點都不馬虎,讓各大工會哀鴻遍野,所以大家才會懷疑到你身上來。」

  「為甚麼邱非開小號下十一區輸了會搞得人盡皆知?」葉修皺眉,基本上這種事是不會鬧大的,怎麼會鬧得沸沸揚揚?

  「當時房間沒鎖,孫哲平剛好看見那場對戰,張佳樂在選手群上問是不是你。」

  「邱非沒說不是?」

  「有,但是他說他也不大敢確定。老實說我剛看到時也是。」蘇沐橙繼續說下去,「然後周澤楷問了句這操作是怎麼安排的,群裡就炸了。當然,有經過江波濤的翻譯。」

  「所以一群人就這樣撞進了我的房間?」葉修挑眉。

  「似乎是。我的話,是想問你,有沒有可能……」

  有沒有可能,蘇沐秋還活著?蘇沐橙想問,卻不敢真的說出口。

  「他的遺體是我去認的。」

  一句話,便已足夠。

  「十多年了,好快啊……」沐橙感嘆。「我總覺得好像是昨天的事情而已,你被他撿回家,跟我們一起生活。」

  似乎是想到了從前,葉修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

  「時間也不早了,你該回去休息了。」他起身,替沐橙開門。「應該不會再做惡夢了吧?」就算是託夢,那個妹控也捨不得。

  「嗯。你也早點休息,別總是熬夜。」她走出門後,又想到甚麼似的回頭道:「那個帳號,叫木樨。」

  葉修一愣,然後笑了,「你呀。」

  那笑裡有點無奈,有點寵溺。

  就像當年蘇沐秋對的她笑一樣。

 

  幾天後,葉修從興欣公會那弄到一張十一區的戰法號,打算去會會那小子。若真的像他們說的,拐進興欣也不錯。

  正當他打算四處悠晃,尋找那個傳說中的神槍,便看見那個帳號從他面前奔馳而過,後面還有一大票追兵。

  似乎是搶了人家東西。

  果真是惡名昭彰。

  『木樨你這隻狗給我站住!』

  世界頻道上這樣刷著。

  葉修覺得有趣,操作腳色跟上了。他十分好奇,那人的操作是否真的像傳說中那般出神入化。

  果不其然,那人的操作相當出色。至於這場圍毆戲碼也因後來援兵到達而畫下句點。

  看來他不是單獨行動,而是有伴的。

  葉修完全沒意識到自己這樣就像個變態。

  後來每次上遊戲,便不由自主地跟著那人的身影。

  甚至沒意識到,自己跟了多久,直到那個人站到他面前,用溫和的嗓音問:「請問,你一直跟著我,有甚麼事嗎?」

  「嗯……沒事。」一向臉皮比坦克裝甲還厚的葉修,在這瞬間卻紅了臉。「就是……對了,在網上看到一段視頻,對你有點好奇。」他想起了之前蘇沐橙給他看過的那段視頻,趕緊扯出來當藉口。

  耳機裡傳來那個人的笑聲,似曾相識的感覺在葉修心底擴散,那人說話時的聲音也有些許相似,但理智告訴他:『不可能。』

  僅只是巧合罷了。

  「既然這樣,陪我下趟副本吧。我的兄弟們今天正巧都有事上不來,正愁著沒伴呢。」

  「好。」然後操作腳色,跟上他。「不打算找其他人嗎?」

  「是啊,還是你沒自信,怕?」木樨挑高的語尾帶了點輕視的味道,意外點燃了葉修不爽的情緒,怎麼這人講話跟那個誰那麼像,一樣討人厭。

  「怕你死了哥得孤軍奮戰啊。」葉修立馬噴了回去。

  木樨又笑了,葉修發現他是個挺愛笑的人。

  那趟副本下得異常得順利,他們並沒有刻意加快速度,卻刷新了副本紀錄。這點葉修感到十分詫異。

  但更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與那個人之間的契合度。

  在這之前,他只遇過一個人,能在操作上與他如此的契合。

  那個人,蘇沐秋。

  這樣的認知讓葉修自己嚇了一跳,他匆忙地向木樨告別,然後下了線。

  那夜,他失眠了。

 

  從那之後,葉修時不時便會遇到木樨的朋友有事無法上線的問題,兩人下本的次數多了,也漸漸熟稔了起來。

  有許多次,葉修不經意地把對方當成了蘇沐秋,甚至差點叫錯。

  理智告訴他不可能,並且要他別再和這個人有更深的糾葛,但情感上卻辦不到,他一次又一次和他搭話,只為了多引他說幾句話,聽聽那個有點像蘇沐秋的聲音。

  像毒品,無法戒斷。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這點,在天庭的秋君又何嘗不是?當他再聽到葉修的聲音時,激動得幾乎連滑鼠都握不穩。然後一次又一次,趁天篷等人不在線時找他下副本,為了這短暫的接觸遊走在天規邊緣,然後越來越不滿足。

  想見他。

  當他意識過來的時候,話語已經脫口而出。

 

  「要不要見個面?」

 

  葉修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

  要,或者不要。

  或許見了面,便可以斷了自己內心深處那不切實際的想念;但見了面之後,那股失落道時他又該拿它如何?

  一向自詡天不怕地不怕的葉修,怕了。

  「不了。我最近很忙,過陣子吧。」葉修最後還是拒絕了,但怕他誤會似的,又接著說:「最近得出國去出差一趟,事前手續比較多,真的挪不出時間。」

  「沒事,是我唐突了。」其實這頭的秋君反倒是鬆了口氣,畢竟若是真的見了面,那便犯了天條。但,在葉修拒絕他的那瞬,仍是不可免的難過了下。

  

  『這樣就好。維持現狀就好。不該再有奢求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想。


评论(6)
热度(26)
  1. 一叶之灵尉遲窩進傘修坑 转载了此文字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