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雙花-《陌上花開》01

※正劇延伸向(雖然已經是好久以後了

※某首歌產生的腦洞,推薦搭配蘇打綠-<我好想你>

※帶韓張、林方兩對夫夫玩耍

※應該有OOC,會努力表達我心目中的大孫和樂樂

※以下正文

-----------------------------

SideA‧張佳樂


  第十四賽季結束,霸圖奪冠。

 

  冠軍記者會上,除了隊長宋奇英外,鎂光燈的焦點全在另一個人身上。

  張佳樂。

  這個名字,已成為榮耀圈中名符其實的長青樹。

  這些年來霸圖老將陸續退役,先是第十賽季的林敬言,緊接著韓文清也在第十一賽季退了,甚至連小兩屆的張新傑也在上個賽季末宣布退役。

  記者們皆期待著,期待張佳樂發表退役宣言。但到了記者會尾聲,仍是沒有動靜。

  終於有人沉不住氣,舉手問道:「張佳樂選手,沒記錯的話今年應該是你進聯盟的第十三個賽季了?」

  「是,怎麼了嗎?」張佳樂接過麥克風,顯然對這個問題感到不解。

  記者接著問他,為甚麼不退。

  他反問:「還能打,為甚麼要退?」

  聞言,眾記者愣了下,然後恍然大悟。

  是啊!既然還能打,為甚麼要退?

  然後他自顧自地繼續說:「不像其他人,我沒啥太大志向,對未來也沒什麼計畫。我會打到我打不動的那天為止。」接著補充,「雖然退役選手似乎也沒一個真離了榮耀就是了。」

  這話讓電視機前收看轉播的各大工會會長胃抽了好幾下。每次BOSS刷新都像是全明星戰場,退役的選手們開著小號或披馬甲上陣,榮耀裡每天都熱鬧得不得了。

  「各位記者朋友還有甚麼問題嗎?沒有的話今天的記者會就到此結束了。感謝各位今天的蒞臨採訪。」公關接過麥克風,替記者會下了完美的句點。

 

  回到霸圖宿舍,手機一開機便看見一則來自張新傑的簡訊。

  —今晚下廚慶祝,帶奇英過來。

  張佳樂不禁莞爾,收起手機,轉身對走在後頭的宋奇英道:「老韓他們約吃晚飯,小宋你去不去?」

  「啊,我今晚和人有約,就不過去了。請前輩代我向韓隊張隊問好,我改天再登門拜訪他們。」宋奇英笑著回應。

  「誰啊?女朋友嗎?」八卦之心人人皆有,於是張佳樂回問了句。

  「前輩想多了,不是女朋友。」搔了搔頭,看起來有些尷尬。

  見宋奇英這樣,張佳樂笑了,「唉,年輕真好啊。」

  「前輩也還很年輕,不是嗎?」

  「記者都在問何時退役,不年輕嘍。」笑著調侃自己。

  「但前輩還想,也還能再打。再拿個冠軍?」

  「必須的,再拿個冠軍!」說到這,張佳樂眼中閃耀著光芒,如同十幾歲的少年。「好了,我也該走了。不然趕不上開飯時間。」

  「前輩路上小心。」

  「你也是。」語畢轉身,然後走了幾步後,回頭道:「差點忘了,我今晚不回宿舍過夜啊。」

  「好,我知道了。」

 

  暗紅色的保時捷911在一排臨海別墅前停下,張佳樂下了車,走向其中一棟,按下門鈴。

  幾乎是立即,便有人來應門,是張新傑。

  「歡迎,請進。」

  「咦,怎麼是你?老韓呢?」張佳樂有些驚訝,平時應門的人都是韓文清,怎麼今天換了個人?

  「隊長在廚房,炒菜。」張新傑回答,嘴角微微上揚了些。

  「都在一起多久了,張新傑你居然還叫老韓隊長?不換個稱呼啊?」屋內傳來方銳的聲音。

  「林敬言已經到了?」只是隨口一問,畢竟方銳在,林敬言一定在。

  「是啊。小宋人呢?」張新傑往後探了探,發現只有張佳樂一人後,邊問邊把人帶進門。

  「他說他有約,今天不來了。改天再登門造訪。」已換上室內拖鞋的張佳樂邊走邊調侃道:「小張這麼關心那孩子,看來老韓要注意點嘍!」

  「張佳樂,你少挑撥離間。人家夫夫感情好得很,你看老韓都洗手作羹湯了不是?別孤家寡人就心生妒忌,這樣要不得。」林敬言坐在沙發上,正旁若無人的剝著葡萄,然後往身邊人的嘴裡送。

  張佳樂表示,他收到了來自這世界滿滿的惡意。

  「可以吃飯了。」此時,韓文清端著一籠剛起鍋的清蒸螃蟹從廚房走出。

  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張佳樂的眼球仍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韓文清穿著霸圖戰隊的休閒服,但卻在外頭罩了件粉藍色無耳貓的圍裙,架式十足—家庭主婦的架式。

  「韓文清?不是吧這……」這畫面也違和得太過頭了吧?

  張新傑伸手替韓文清脫下身上的圍裙,並順手拿帕子拭去他額間的汗珠。

  畫面太美我不敢看。疑似被完全無視的另外仨人腹誹。

  飯中延續了霸圖戰隊一貫的食不言寢不語風格。

  即便如此仍讓張佳樂感嘆,墨鏡不夠用。

  畢竟夾在兩對情侶中間,看林方兩人時不時往對方碗裡添菜,還順手挑掉魚刺,韓張這邊就更過分了,張新傑直接剝了蝦,送到韓文清嘴邊,不久後換韓文清禮尚往來,刮了蟹黃往張新傑嘴裡塞。

  還能不能當小夥伴了?

 

  飯飽之後,一群大男人窩在沙發上談天說地,當然還是三句不離榮耀。

  「還沒恭喜你呢,張佳樂。又一個冠軍。」林敬言先舉起了茶杯,道。

  「謝了,老林。」張佳樂笑著回道。

  在一旁的的方銳也舉起杯,「恭喜!不過下一次我們興欣可是不會輸了!這次居然輸給嘉世,挺嘔的。明年冠軍賽見啊。」

  「冠軍賽,等你來啊!」然後下一瞬間似乎想起了甚麼。「等等,小宋說他今晚有約?不會是和邱非吧?」下一瞬間又搖了搖頭,「想太多了吧?聯盟哪來那麼多基佬?」

  然後在下一瞬間沉默。

  直到張新傑開口,「聯盟裡還真的不少同志。不過小宋的話,還未下定論前不能確定。有空問問他?」轉頭問韓文清。

  「他追過你。」韓文清黑著臉吐出這句,「是你太遲鈍了,只注意隊務。」

  「是隊長你的錯覺吧?」

  連林敬言都看不下去了,道:「可憐的小宋,張新傑的注意力只在霸圖隊務和韓隊身上。」

  「說到這個,我一直以為老韓會是那種君子遠庖廚的類型呢!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回去一定要好好涮涮葉修和老魏那兩個廚藝戰五渣。」方銳得意的展示著方才吃飯前拍下來的,韓文清辛苦一下午的成果。

  韓文清倒是答得理所當然:「都是男人,沒道理他可以,我不行。」

  「老韓霸氣,我敬你一杯!」張佳樂又斟滿了茶水,一飲而盡。

  「張佳樂,你呢?你也老大不小了,能找個人定下來也是好的。」林敬言話鋒一轉,將話題轉向了今夜在場唯一落單的人身上。

  他們不是沒發現,張佳樂眼底的落寞。

  雖然他已極力掩飾。

  「噯,緣分還沒到唄。」他笑了笑,「等我有了對象,一定介紹給大家認識認識,絕不私藏!」

  「我認識幾個不錯的女孩子,要不介紹給你認識看看?」方銳問,「杭州美人喔!氣質都是一等一的。或者喜歡可愛的男孩子?我也認識不錯的少年,有想要試試看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點心大大我怎麼不知道你也開始主持我愛紅娘了?」林敬言無奈的揉了揉方銳的頭。「還有你什麼時候認識可愛的女孩男孩?我怎麼不知道?」

  「我也認識幾個不錯的,你可以考慮。不然每次聚會你一個人也挺尷尬的。」張新傑推了推眼鏡,「你把喜歡的類型開出來,我們幫你找找。」

  「認真的?那我開嘍!」張佳樂也不囉嗦,開口道:「最好是會打榮耀,長得順眼就好,其他的不要求。」然後頓了一下又說,「還是算了吧,不能真心對待人家,還是不要造孽得好。」

  畢竟,他心裡已經有人了。

  「哪天你想開了,說一聲。」韓文清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長的說了句。

  誰也沒去點破那層透明的窗紙,關於張佳樂和孫哲平兩人間的尷尬。

 

  晚間十點半左右,張佳樂和林方三人離開了韓張夫夫的別墅,卻是各自走向兩側的另外兩棟。這是當年還在霸圖時大夥一起訂下的房子,正好當鄰居。

  轉開大門,迎接他的是空蕩冰冷的客廳。

  突然沒由來的疲憊。

  漱洗之後,他躺在臥室那張King Size的大床上滑手機。

  他見到先前和方銳要那桌菜的照片發的那則微博已經被退役選手輪過了好幾輪。

  張佳樂V:今天和昔日隊友吃飯,沒想到老韓廚藝意外的好,謝謝招待!P.S霸圖是冠軍!@張新傑V @韓文清V @林敬言V 隨手@方銳V(圖片

  下面一排留言裡,他卻眼尖的看見了,那個簡短得幾乎被忽略的回覆。

  狂劍士:恭喜。

  他伸手摀住了嘴,似乎有甚麼從眼裡滲了出來。

 

  孫哲平,我好想你。


评论(2)
热度(13)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