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修傘 - 美人恩(上)

  *標題是浮雲

  *古風冷宮Paro

  *一且源自於群聊產生的腦洞。

  *新年賀文,大家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或許會有長篇(?)

  *我努力不OOC

 

如果以上都沒問題,請用!

 

 

  金黃色的曙光映在昨夜降下的雪上,似琉璃般閃爍著流光。

  那位公子,今日又於庭中的石亭裡焚香煮茶。

  他等待的那人,今日依舊未能出現。

  「莫凡,煩請你去工部把這上面的料子取回來,拿給肖仕郎便可。」他遞過一張紙,他身側的黑衣男子立馬接過。

  「半個時辰後回,蘇沐秋你別亂走。」莫凡離開前,還不忘叮囑。

  聽他這麼說,我倒是覺得有幾分好笑,在這站了這麼久,還真沒見他亂走過。絕對能在冷宮史上奪得寶座的乖巧懂事。

  忘了說,我是冷宮裡的一棵樹,桂樹。

  那位公子,是在初冬時節入住的,初見時他印堂發黑,面色蒼白如紙,似乎在下一瞬,便與世長辭。

  經過泰半個月的休養,他的氣色已好上許多,就是面色不善。

  當然,是那黑衣男子不在時,方會顯露。

  估計那位黑衣男子,是當朝天子派來監視他的人物。

  見他這般,倒是令我覺得有些許可笑。

  都入冷宮來了,還奢望甚麼呢?最是無情帝王家,至此境地仍未悟透,看來這公子也不聰明。

  多少佳人在此香消玉殞、斷送青春年華?不勝枚舉。

  連一顆普通的桂樹,都因怨魂的養兒得以成妖成精,此宮如何陰邪,由此可見一斑。

  或許是男子陽氣較重,他入住以來,還未曾有過魑魅魍魎近身。但可悲之處亦是,這人是個男子。

  若是后妃,仍有受天子臨幸母瓶子貴的可能;而孌寵進了冷宮,便是待到年老色衰,孤苦而死。

  可惜了。分明是個看來通透的苗子,竟甘願屈居人下,甚是淪落至此……

  在感嘆之餘,他已信步向我走來。

  「這竟然有棵狀元樹。」那公子笑了,「回頭再問問葉修,到底是哪個君王那麼有才,在全是女人的冷宮種這樹,也太嘲諷。」

  聽公子這麼說,我才會意過來胸口那股難得的惆悵是怎麼回事。

  許是同病相憐。

  分明是男兒身,卻被關進這座冰冷無情的宮闕;分明是狀元樹,卻僅有無數女子冤魂相伴。

  黑衣男子取回他要的材料,接著他拿起魯班尺、鋸子斧頭槌子等物,在庭中對那堆物體切割敲打,並不時吩咐黑衣男子做這做那,很是不客氣。

  我困惑,那不是派來監督他的眼線麼?

  莫約傍晚分,太醫院派了個年紀極輕的藥童送來湯藥,以及吃食。

  黑衣男子從懷中掏出銀針,一一試菜。然又用備好的木 各吃了一口,莫約一刻鐘後才讓那公子食用。

  連現今帝王都未必那般仔細。

  那公子輕嘆了口氣,道:「我不過就是中了苗蠱,不是變成了瓷娃娃。你們一個兩個都這般小心翼翼,我甚感壓力呀……」

  「蘇前輩,要不是那日葉修前輩去你府上找你,又正巧拖晚了在你府上過夜,你就真的只能去冥府和閻王爺下棋了。」小藥童作勢要他伸出手。

  把過脈後,小藥童的面色難看了幾分,「今日這帖藥喝完,若再有心悸或暈眩的情形,就只能放血了。」

  這哪是甚麼小藥童?分明是太醫院的太醫!

  難不成,這人在冷宮,是另有緣由?

  那日夜半,我的臆想便被證實。

  來人身著內侍衣袍,卻氣度非凡。而那副薄情相,必是當朝皇室血脈。

  除卻當朝天子,還能有誰?

  「你怎麼來了?」他瞪著眼前身著宮裝的男人,卻不見他有半點驚愕,四是意料之中。

  「你真以為放你一人獨自在冷宮我能安心?」男人伸手環住他,倆人的影合而為一,映在雪地上,好不親密。

  「我以為你要過陣子才會過來。現下太容易被察覺,一不留神所有所有努力就會付諸東流。」蘇沐秋的的語氣溫和,卻夾帶了些許凌厲。

  「今天安文逸那小子同我說,再無起色便要放血。你受的住麼?」

  「葉修,我沒那麼不濟事。」他伸手輕拍了拍他的背,「大雪天走那麼遠也不嫌冷,先進屋吧。」

  哎喲,終於想起兩人是站在迴廊上啦?

  雖他們進到屋內,我仍可看見兩人的一舉一動,方才男人一入殿那名黑衣男子便先行離開,現下屋內僅只他們兩人。

  這氣氛怎麼越發曖昧呀……。

  正當我這麼想著,那名公子便傾身吻上了當朝天子的唇。

  難不成,當朝天子才是在下位者?

  正當蘇沐秋欲伸手除去他身上的內侍服時,被葉修拉住了手。

  「你身上有蠱,別亂來。」他的嗓音比起方才低沉了幾分,應是上火了。

  「……」他沉默了下,面上浮起一抹紅暈。「苗蠱多半有些催淫作用,還請皇上體諒體諒下官,幫個忙。」

  當朝天子依舊沉默。

  見他沒反應,那公子抬手解開自己身上的衣帶,目光凝在他臉上,挑逗意味十足。

  隱約看見了葉修唇角意味深長的笑,他說:「蘇大人,這是想上人還是想被上呢?」

 (TBC)

评论(10)
热度(28)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