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雙花-《陌上花開》02.0

※正劇延伸向(雖然已經是好久以後了

※某首歌產生的腦洞,推薦搭配蘇打綠-<我好想你>

※帶韓張、林方兩對夫夫玩耍,本章有原創人物

※應該有OOC,會努力表達我心目中的大孫和樂樂

※以下正文

---------------------------------

Side.A 張佳樂

 

  早上十點一刻,電子商場。

 

  張佳樂今天戴了頂黑色短假髮搭配棒球帽,穿了件洗白了的牛仔褲和黑色潮T,腳踩某知名運動品牌的板鞋,看起來就像個涉世未深的大學生。

  於是乎韓張兩人在商場門口遇見這樣的他時,過了一會兒才認出來。

  「被認出來不大好,所以稍微偽裝了一下。」他得意地在胸前比出個「V」,「好看嗎?」

  「老大不小了還裝什麼嫩。」韓文清無語了一陣子後才回道。

  「咦?不好看嗎?剛剛我在公車上還被小姑娘搭訕,我以為還不錯呢!」張佳樂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還可以啊!

  「……不是那個問題。」張新傑無奈的說道,「三十二歲了還像二十二歲,其實你是天山童佬吧。」

  「我就把這句話當作稱讚了。」張佳樂卻沒有一絲不悅,反倒只是笑了笑。「林敬言和方銳呢?」

  「他們說有點事,會晚點到。」張新傑推了推眼鏡,「不等他們了,我們先去看電腦。」

  「張副訂好午餐餐廳了?」和張新傑出門,最大的好處就是甚麼都不必擔心,因為他會規劃好一切路徑行程,上至哪裡有下殺特價還物超所值的商品可買,下至哪裡有乾淨衛生又新鮮味美的餐廳,全一手包辦。

  真是賢妻良母的最佳典範啊。

  三人在電子商場裡繞了半個小時後,林方兩人才姍姍來遲。

  「怎麼了?昨晚鬧遲了起不來啊?」張佳樂一見到林敬言,就笑著給了他個拐子。

  林敬言也不否認,「怎麼,你忌妒?那就也去找個來替你暖床啊。省得長夜漫漫孤枕難眠空虛寂寞冷。」

  「我自己就可以過得很好,謝謝喔。」他笑了笑,轉頭繼續選購電子周邊商品。

  韓、林兩人看著這樣的張佳樂,不約而同地想起孫哲平說的,張佳樂沒那麼脆弱。

  「奇怪,新傑呢?」韓文清卻在此時發現自家戀人不見蹤影。

  林敬言十分淡定的回道:「我家那個找他聊會,計畫有變。」然後嘆了口氣,「老韓,或許我們都錯了。張佳樂這淌水我們不該管。」

  「不,若我們不管,他們倆會繼續拖。」韓文清篤定一笑,「就像當年我和新傑,也是被推了一把才決定要一起走的。當局者迷,不是嗎?」

  「老韓,我最近真懷疑你被穿了。還是談戀愛中的男人都特別不理智?」林敬言吐槽,光是他會插手管張佳樂這事就讓林敬言覺得很不可思議了。

  「沒辦法,新傑想管。」然後他頓了下,「何況認識了這麼久,幫一把不過份。倒是你,之前你家那個不是懷疑你和他有一腿?怎麼這次這麼熱心?」

  「誰知道他的小腦袋瓜裡又在想甚麼?他想做我就慣著唄。而且,就如你說的,都認識那麼久了,幫一把不過份。」林敬言想起今日他倆遲到的真正原因,不禁莞爾。

  「你們在聊甚麼?還逛不逛商城了?」張佳樂回過頭,發現竟沒一個人跟上,問。「居然排擠我,還能不能當小夥伴了?」

  林敬言眉頭一挑,回道:「交流房中術,怎麼?張佳樂你想聽?」

  「靠,老林你不愧是流氓。你們這麼沒下限張副和方銳知道嗎?」沒想到張佳樂聽見林敬言這麼說,竟然紅了耳根。

  林敬言笑得更歡了,「哎,張佳樂你這麼純情,不愧是處男啊。」

  「媽的!林敬言你怎麼知道的!」張佳樂這下真的像被踩著尾巴的貓,一張臉脹得通紅通紅的,炸毛了。

  「別發那麼大脾氣,我猜的。」林敬言笑得連牙都藏不住了。「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矇中了。」

  在一旁的韓文清也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你也不容易啊,張佳樂。」

  「張新傑和方銳呢?」張佳樂決定不理會這兩個損友,轉頭尋找另外兩個。「十一點多了,應該去吃飯了吧。張副訂的餐廳應該是十一點半的吧?」

  韓文清拿出手機,看見張新傑傳來餐廳的訊息,並且要他們直接過去。

  「新傑要我們直接過去吃飯。」

  「那就走吧。」張佳樂迫不急待想脫離和這兩人獨處的狀態,「在哪?」

  「那兒我和方銳去過,我帶路吧。」

 

  當他們走進餐廳時,張佳樂看見張新傑身邊坐了個長相清秀、皮膚白皙的長髮女孩。

  不愧是張新傑,效率果然一等一。張佳樂腹誹。

  對這場相親宴張佳樂並未感到特別訝異,畢竟從一早開始就有點跡象了,張新傑在逛街時時不時拿著手機向是在和誰聯絡著什麼,這太不尋常。林方兩人抵達後更是直接剩下他、老韓及老林在逛街。接下來林敬言又說,他和方銳去過那間餐廳,林方兩人甚麼關係?他倆可不像韓張兩人相處屬於老夫老妻模式,他們去過的餐廳,無非是約會勝地或精緻小店……總之,情調永遠比什麼都重要,綜合以上幾點,他可以合理懷疑今日這頓午飯是場鴻門……不對,相親宴。

  三人依序入座,張佳樂理所當然地坐在了女孩的對面。

  「你好,我是張佳樂,請問芳名。」張佳樂並沒有損了眾人的面子,反倒是很爭氣地先開口。

  「你好,我叫韓文瑾,是韓文清的堂妹,冒昧打擾你們今天的行程了。」她淺淺一笑,「很高興認識你。」

  「老韓?不是吧你堂妹這麼漂亮?」張佳樂驚呼,然後在他左側的韓文清臉黑了一半,對面的張新傑卻是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謝謝你的誇獎了。」然後主動帶起話題,「我在榮耀裡的職業是狂劍士,如果不嫌棄,我們可以切磋兩把。」

  很大方的女孩,張佳樂心想。

  「好啊,有機會的話。」

  一開啟了話頭,一群榮耀癡便聊起了遊戲,沒完沒了。

  飯局接近尾聲的時候,竟是張佳樂主動要了韓文瑾的聯絡方式。

  在一旁的方銳眼睛瞪的斗大,還好控制住了下巴沒讓它直接往下掉。張新傑夾菜的筷子抖了一下。林敬言抬頭往窗外望。最淡定的是韓文清,臉色連變一下也無。

  「怎麼了?」張佳樂困惑,這場相親宴不是他們安排的?怎麼他覺得人家女孩不錯想進一步認識,他們卻是這種反應?

  韓文清開口,「我沒想到原來你真的喜歡這種類型的,本來還怕你嫌棄文瑾太強勢。看來還真的被新傑給賭對了。」

  「堂哥,在外人面前你也得這樣損我?」

  「若你倆真的成了,他還得叫我一聲堂哥呢!怎麼不敢。」這樣的韓文清是張佳樂等人沒見過的,但見張新傑依舊繼續夾他的菜,應是習以為常了。

  「八字都還沒一撇呢!」韓文瑾回嘴,「說不定人家就因為你這句話打了退堂鼓,有你這種黑面姊夫也太恐怖了。」

  「吃飯。」突然,一直沉默著的張新傑吐出了這兩個字。

  兩人立馬閉上了嘴,安靜用餐。

  林敬言等人不禁感嘆,竟然能用兩字讓韓家人屈服。

  果然,張副隊的強大不論到哪都讓人毋庸置疑啊。

  「下午我想帶銳銳去海邊走走,大夥一起去吧。」飯飽之後,林敬言提議,接著很快的得到了眾人的認同。

  「我有個問題。」張佳樂說,「我今天一早是搭公車來的。所以有哪位

善良的小夥伴願意借我搭個便車?」

  「我今天開那輛雙人悍馬,會超載。」老韓直接拒絕,理由合情合理。

  然後林敬言也很不給面子:「我今天開方銳那輛大黃蜂,也是雙人座,誰叫你不自己開車?這下好了你自己用走的吧。」

  「那你們去吧。我先回去好了,整理行李回家了,難得夏休期。」張佳樂吸了口飲料,那樣子怎麼看起來有些委屈呢?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載你吧。」就在此時,韓文瑾開口了。「如果你不介意我騎的是機車的話。」

  「妳又騎車出門?」開口的是張新傑,面色不善。

  韓文瑾當然看到了,只是笑笑,「放心新傑堂哥,我沒超速。」

  「你們自己騎車小心。就這麼定了,我們走吧。晚上林敬言和方銳還要搭飛機回H市不是?」韓文清難得開口圓了場。

  「那我就麻煩妳了,文瑾。」

  解決了張佳樂的交通問題之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朝海邊出發了。

 

  離開餐廳後,六人分為三路,約好在濱海公園的停車場見面。

  張佳樂和韓文瑾並肩走在街上,氣氛倒也還稱得上是愉快。

  「我還真的不知道張新傑他們動作那麼迅速,我昨天明明說不用了。今天真的是麻煩韓小姐了。」張佳樂主動帶起了話題,「但我還真的沒打算交女朋友,所以交個朋友吧?」

  與其給對方不切實際的希望,不如趁其他人不再先說清楚。

  「既然是朋友,還那麼見外的叫我韓小姐?想剛才在餐廳那樣叫我文瑾吧。」韓文瑾笑了,「正好幫我擋擋,是姑姑拜託新傑堂哥幫我安排相親,我也還沒談戀愛的打算。」

  的確,她今天也是一身棉T搭牛仔褲,怎樣都不像是來約會的。

  「那就合作愉快嘍。」

  「好了,這就是我的寶貝。」韓文瑾停下腳步,遞給他一頂安全帽。

  一見到那部車,張佳樂眼睛都亮了,BMW R 1200R,美人啊!

  是誰說,每個男心中都有個重機夢的?

  韓文瑾已戴好安全帽,上車發動。「好了,上來吧。」

  在跨上機車前,張佳樂回頭四處環望。奇怪,似乎一直有人在看他?

 

  飛車向前疾駛而去,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背影,映在對街的那男人眼底。

 

  他們比張新傑等人更早抵達海岸,一路下來,張佳樂終於明白張新傑那張黑了一半的臉是怎麼回事了。

  那時速表上的數字真的有些驚人。

  「不好意思,好像騎得有點快。沒嚇到吧?」她微笑,「拜託別告訴新傑堂哥,我會被罵的。」

  張佳樂有些無奈,思考該不該告訴他他們方才超過了韓文清他們的車子。

  果不其然,晚他們五分鐘抵達的張新傑黑著一張臉走下車,看起來十分嚇人。

  「韓文瑾,你剛剛怎麼跟我說的?」

  原來相處久了,真的會有夫妻臉。張佳樂不合時宜的想起這件事,接著然後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張佳樂,你笑什麼?」韓文清問。

  「不,沒事。」我只是在笑你和張副有夫妻臉而已。

  韓文清見張新傑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伸手牽起了他的手,道,「好了新傑,我會跟他媽特別提這事。別氣了,對身體不好。」然後向堂妹使眼色,「小  兔崽子還不道歉!」

  林方兩人一下車,便聽見韓文瑾說:「新傑堂哥,我錯了。讓你擔心是我不好,原諒我好不好?」

  畢竟是女孩子,軟下聲來撒個嬌啥的還是很受用的。

  張新傑的臉色總算緩和了些,「下不為例。」

  「我剛還以為回到霸圖的練習室呢!發生了什麼事?張新傑你怎麼把韓小妹當宋奇英訓了?」林敬言關心的問道,雖然其中八卦成分居多。

  「沒事,走吧。」張新傑的表情已恢復正常,拉著韓文清就往海邊走。

  看來是沒那麼容易消氣了。看著兩人的背影,眾人心底想。

  但不知道為什麼,眼睛有點痛啊?

 

  到了海邊,方銳便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衝進海裡去玩了。林敬言像個褓父似的跟在他身後,神情有點緊張。

  「我記得,方銳是隻旱鴨子?」見狀,張新傑想起了職業群裡曾聊過的那個話題。

  「你沒看見林敬言緊張得像甚麼似的?」張佳樂笑得一臉幸災樂禍,「那樣其實也挺累的,方銳明明都快三十的人了,還像個孩子。」

  「別人來說這話還有點道理,你的話……半斤八兩。」張新傑不客氣地吐槽,「奇英還有幾次私底下跟我告狀,說你帶頭出去買消夜?」

  「啊,你說那個嗎?」人總是有肚子餓的時候嘛。」然後張佳樂想起稍早在電子商城附近遇見的宋奇英,道:「說到奇英,老韓小張跟你們說件事……」

 

  時間拉回到稍早一點,清晨七點鐘。

  張佳樂搭了早班公車抵達電子商場附近,隨便找了間早餐店打算享受早餐,卻意外發現一個熟悉的人。

  宋奇英和另一個身著霸圖訓練服的少年面對面坐著,這並不是什麼大事。

  但他接下來看到宋奇英傾身向前,吻了那個少年。

  這也太尷尬了。

  後來他當然沒有上前打招呼,甚至直接換了間早餐店。

 

  「另一個人是誰?」韓文清問。

  「我都不敢上去打招呼了你覺得我會去注意那個人是誰嗎?」張佳樂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奇怪明明春天早過了不是?

  「既然你連那是誰都沒看見,怎麼確定奇英吻了他?」張新傑提問。

  張佳樂愣了下,「因為那少年後立馬伸手推了他一把,離開早餐店的時候還十指相扣。」然後歪著頭思考。「應該是霸圖的訓練生?我似乎沒見過他?但那背影似乎有點熟悉……」

  「我似乎知道是誰,奇英隱約跟我提過一次。」一直沉默的張新傑語出驚人。「本來還不敢確定……我以為他會試著去喜歡女孩子的,竟然還是栽了。」

  驚訝的人不只張佳樂,連韓文清臉色都不是很好看。「我怎麼不知道?」

  「我覺得不是什麼大事就沒跟你提了。你工作也累,我說這煩你做什麼?」張新傑回問,一臉你莫名奇妙的樣子看著韓文清。

  張佳樂再次覺得他感受到來自這世界深深的惡意,轉頭問韓文瑾:「他們平常也這麼閃?」

  韓文瑾微笑回應道:「這還算是小意思,有時候一回到大伯家就看見他倆卿卿我我,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壓力山大。」

  「看來韓爸韓媽頂開明的的?」張佳樂笑了,不知怎地讓人有種辛酸的感覺,「唉,其實我挺佩服你們的,抗爭不容易吧!」

  是肯定,而非疑問。

  聞言,韓文清難得露出了抹溫柔的微笑,「是不容易,但因為是他,所以挺值得的。」

  「唉唉瞎嘍。」張佳樂雖這麼說,卻是真心為他們祝福的。「你們和老林他們,這樣挺好,真的。」

  「霸圖老將,也就剩你了。」張新傑意有所指,「有個人陪還是好的。文瑾真的是個不錯女孩子,雖然粗魯了點。」

  張佳樂聽懂了,「謝謝你了,小張。」

  「新傑堂哥你說得像我嫁不出去似的,太過分了。」韓文瑾表示,忽略我這個當事人,你們這群男人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文瑾,我們去散散步如何?」張佳樂從沙灘上起身,並伸手拉起了身邊的韓文瑾,「別當電燈泡了,讓他們談情說愛去。」

  「嗯,好啊。」

 

  他們並肩赤著腳走在沙灘上,張佳樂有一下沒一下的踢著海水,不知怎地又想起了孫哲平,他們似乎說過,要找個夏休期到海邊玩個過癮。

  「怎麼了?你從剛才開始好像就不是很開心?」女孩子究竟是細心。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個渾蛋。」然後他想,孫哲平知道他這樣說,不知道會有甚麼反映?

  「嗯……我猜猜,是你的愛人吧!」韓文瑾笑得狡黠,「你一定很愛他。」

  聽到韓文瑾這麼說,張佳樂笑了。

  「不,我愛的是我自己。」攤手,「起碼,我沒有勇氣牽著他的手,跪在我爸媽面前宣告要和他過一輩子,非他不可。」

  韓文瑾偏過頭盯了他好一會,然後道:「有沒有人說過你挺傻的,樂樂?」

  聽見那個稱呼,張佳樂臉上的笑容瞬間凍結。

  再也無法掩飾或偽裝。

 

  『可惜,在我身邊的不是你。』

评论
热度(6)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