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 - 等門

  *這是給我親愛的軍旗 @云霓之旗的生日賀文,生日快樂麼麼噠!

  *指定三詞 火鍋 雲 醉酒

  *額外加碼,ABO paro

  *標題是浮雲

  *噓,大家懂的

 

如果以上都沒問題,以下正文

 

  蘇沐秋捧著他的筆記型電腦,坐在酒店式豪宅公寓的名貴沙發上,等待戀人歸來。

  牆上的掛鐘敲響十二下,他臉色難看了些。

  都那麼晚了還沒回來,到哪去了呢?

  門鈴響起,他放下筆電走向大門,估計是那人回來了。

  一打開門,信息速混雜著各種食物的氣味撲面而來。

  他皺起了眉,很是不悅。開口問道:「葉秋,你們今天去哪了?」

  架著渾身癱軟的自家哥哥的倒楣弟弟看自家嫂子,喔不,是哥夫比包公還黑的臉,在心中大喊不妙,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回應:「就應酬嘛…沒喝酒,就是今晚飯局吃麻辣鍋,我怎麼知道那火鍋裡有摻酒……」

  葉秋看蘇沐秋的臉色益發難看,在心底大喊無辜。

  「哪間公司的?」

  「啊?」忙著沉浸自自己小世界裡的葉秋愣了下,不怪他嗎?

  蘇沐秋看那張和葉修幾乎一模一樣的臉上出現呆愣呆愣的表情,不禁感到好笑,臉色也就好看了些。

  「喔,今天談下半年的商品廣告,跟哪間公司談來著……?」這是要出手教訓的節奏啊。

  「你幫我看一下,他們家的廣告以後我都不接。順便幫我找個攝影創意團隊,最好剛畢業有熱忱的,廣告這事我來處理。」蘇沐秋伸手攬過醉的一蹋糊塗的葉修,邊向葉秋交代。

  當然,將人接過手時那股難聞的氣味又讓蘇沐秋稍微平復的眉間又蹙了起來。

  「好,我先走了。」葉秋見蘇沐秋終於把人接過手,準備腳底抹油,溜!

  「明天下午三點,帶資料過來。還有,明天葉修不會去公司,你自己看著辦。」蘇沐秋又交代了兩句,然後也不管葉秋答應沒有,碰的一聲關上大門。

  葉秋在門外欲哭無淚,哥……你為什麼要找個那麼可怕的Alpha啊……

 

  蘇沐秋將人放在沙發上,仔細端詳。

  他們二十八歲那年從榮耀聯盟退役到現在,已經七年了。

  七年,他接管家業,從職業電競選手變成企業家,在商場上與人勾心鬥角,在另一場域發光發熱。

  歲月在他們身上留下了一點痕跡,卻更添丰采。他輕輕觸碰那人熟睡的面容,沒由來得有些心疼。

  「沐秋……我回來了。」似乎是感覺到自家Alpha的信息素,他努力撐開了眼皮,說道。

  本來打算讓葉修睡一晚沙發的蘇沐秋因為這一句加上一眼,火氣全消了,低聲說:「你睡,我幫你洗個澡。」

  把人抱到浴室,像擺弄大型洋娃娃似的替那人脫衣,刷洗。

  終於把他身上的火鍋味及其他Alpha的信息速氣味洗乾淨了,聞著葉修身上的白酒味,他的情緒也逐漸平復下來了。

  心情平靜了,看著愛人的裸體,當然就開始想入非非了。

  可惜他沒有姦屍的興趣,還是洗洗睡吧。蘇沐秋心想。

  所以他抱著人在浴缸裡浸了下,正想抱著人起來了,卻有隻手握住他的下身,把玩。

  蘇沐秋愣了下,才對上葉修那雙有些醉意的眼眸。

  「蘇大大,不來一發嗎?」

  蘇沐秋感到有些好笑,問:「你確定你現在真的醒著嗎葉大大?」

  明明都醉得分不清楚東西南北了。

  「本來是睡著了,但被你身上的楓糖味嗆醒了。」翻了翻白眼,在蘇沐秋白皙的頸子上咬了口,「一個Alpha味道和Omega一樣,你也真夠好意思了。」

  「你一個O身上總一股A味我都沒嫌棄你了,你還嫌棄我?」

  沒錯,蘇沐秋身為一個Alpha,信息素竟然是甜膩得不要命的楓糖味,只會出現在Omega身上的味道;而葉修做為一個Omega,信息素竟是辛辣無比的高梁白酒味,比Alpha更Alpha。

  「雖然你一直都很遲鈍……你發情了你知道嗎蘇大大。」葉修無言,他都快被對方身上那股甜膩的氣味搞瘋了,始作俑者卻還沒自覺……

  「難怪覺得今天下面漲的有些難受。」蘇沐秋說完,也不客氣地舔上了葉修的後頸上那個標記的痕跡。

  「哈……你要舔之前…都不先預告下……嗯…」葉修一下不防,呻吟出聲,畢竟那是僅次於内腔裡的敏感點的,嗯,敏感部位。

  蘇沐秋扳過葉修的頭,和他接吻。

  與其說是接吻,不如說是咬。

  兩人的唇在彼此的口腔中進行一番攻城掠地,連來不及吞嚥、順著嘴角流下的唾液都能看得見一縷紅。

  蘇沐秋放開他的唇,順勢含住他的耳垂,輕舔著玩弄。

  「嗯……」他從鼻腔輕哼出輕吟,面頰微紅,現在才終於有了點Omega的樣子。「你…輕點,別留印子,我明天還要上班。」

  「我幫你請假了。」蘇沐秋沿著他的頸部向下舔吻,舌尖在他頸背上的印記輕舔著,飽含眷戀。

  但他一雙手可沒閒著,繞過葉修手臂揉捏著他胸前艷紅色的茱萸,聽他從唇邊溢出像小貓似的呻吟,蘇沐秋的心情可以說愉悅至極。

  「嗯……哈……沐秋,癢………」他的面上已染上了層薄紅,用臀部輕蹭著蘇沐秋的大腿,「嗯……」

  「你別亂蹭,還沒濕呢。」蘇沐秋繼續蹂躪他胸前的兩點,並舔吻著他肌理分明的背部及精緻的蝴蝶骨。「自己擴張,我的信息素只會讓你前面更興奮,沒法讓你濕的。」

  沒錯,雖然蘇沐秋是個站在金字塔頂端的Alpha,但他的信息素不知道出了甚麼問題,和Omega一樣能只能引人從「前面」發情……這分明是件尷尬的事,但從他口中說出來,卻十分自然,僅只是陳述。

  那句話怎麼說?甚麼鍋配甚麼蓋,葉修身為一個Omega,也只能吸引同性。

  要不是當年遇上對方,估計他們就只能當實質意義上的「同性戀」了……

  葉修還真不是隻普通的,聽見蘇沐秋這麼說,他便用有手撐著浴缸邊緣,稍抬起了身子,微轉過身將左手送到蘇沐輕面前,說道:「舔濕。」

  蘇沐秋乖乖張嘴含住,仔細舔弄,葉修故意將手指在他口中前後抽動,發出淫靡的水聲。

  過了一會,連蘇沐秋的眼角也染上了層薄紅,葉修才抽出手指,挺腰往自己下身探去。

  蘇沐秋伸出手撐住他的腰,方便葉修的手指動作,他也正好順著這姿勢吻上了他的尾椎骨,葉修一嚇竟將自己的手指一下全捅了進去,痛得倒抽了口氣,張口罵到:「蘇沐秋,我操你………啊……」

  「小心點,弄傷自己我會心疼的。」他先是吮咬葉修大腿內側的嫩肉,下斑斑紅痕,接著舔弄葉修手指與穴口的交界處,邊說道。

  「嗯……你別舔………啊……」

  清冽的酒香濃郁了些,溫熱的體液漸漸從他後穴溢出,弄的蘇沐秋的唇邊一片濕漉漉的。

  「葉修……你好香。」蘇沐秋舔得相當起勁,肉體拍擊的聲音迴盪在不大的浴室中,益發清晰。

  「嗯……要…撐不住…了…」

  蘇沐秋見葉修真要撐不住了,起身並將葉修拉起,抽出他插在後穴中的手指並從背後摟住,將自己早已硬挺發疼的勃發頂入他最細嫩敏感的那處。

  「呀啊——!」

  全然無預警的入侵讓葉修發出尖叫,頸部向瀕死的天鵝般仰起,蘇沐秋則是再度咬破那處標記,甜膩的楓糖味瞬間充斥了葉修整個鼻腔,他渾身顫慄,性器前端噴發出乳白色的體液,然後向後癱倒在男人懷裡。

  蘇沐秋哪可能這樣就放過他呢?

  他放開攬著葉修的手,轉而托起他兩隻腿,讓葉修整個人浮空,與蘇沐秋之間唯有三處交點,大腿與他的雙臂,以及那處。

  「好深……」葉修伸手碰了碰腹部,覺得被Alpha的性器塞得滿滿的。「你這樣……手不痠…?」稍微從高潮緩過來的他眼神恢復了些許清明,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哪知蘇沐秋並未回話,竟是這樣抱著他走出浴缸。

  「喂蘇…你……啊…嗯………混…蛋………啊……」

  他一步一步走向臥室,葉修只能緊緊抓住那人的上臂以免掉下去。

  「啊……嗯…哼……嗯嗯……」呻吟聲迴盪在屋子裡,Omega情動時的體液也順著兩人的足跡滴落在地板上,留下點點水痕。

  因為體重的關係,進入的非常深,葉修總有種下一秒自己就要被捅穿的錯覺,但蘇沐秋卻顯得十分淡定,除了氣息粗重了些,幾乎沒有任何異狀。

  這讓葉修有點不安,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暴風雨前的平靜。

  果然,到了房間後,蘇沐秋並未先將葉修放下,反倒是自己朝床躺下,葉修嚇得再度大叫:「蘇沐秋你搞甚麼……啊啊!」

  還沒罵完,蘇沐秋便扣著他的腰,讓人在他身上轉了180度,性器也跟著摩擦柔軟的內壁,刺激得葉修差點沒哭出來。

  「葉修,我手痠了,你自己動一下好不好?」

  聽見他這麼說,葉修簡直想罵娘了,誰叫你抱著老子走的?現在腿痠了我還得騎乘?媽逼真是折騰人!

  他一邊罵著,一邊開始上下挺腰,像騎馬似的騎著自家的Alpha。

  玩了一會兒之後,葉修便發現了騎乘的最大好處,主控權在他。

  他想往哪就往哪,想大力小力全由自己控制,真不錯。

  「嗯……哈啊……」

  他盯著蘇沐秋,從他眼底看見了自己的模樣,一絲不掛,在他身上扭腰擺臀,看起來很是淫蕩。

  但,那是他最心愛的人,所以無所謂。

  蘇沐秋看著這樣坐在自己身上的葉修,覺得頭腦昏昏沉沉的,似乎是醉了。

  「沐秋…沐秋……舒服嗎?」葉修收緊後穴,傾下身子,問。當然還不忘偷舔了下蘇沐秋的胸膛。

  蘇沐秋愛憐的吻了吻他的額角,然後翻身將人壓到床上,開始大進大出。

  「葉修……葉修……」一遍一遍,呼喚著那人的名子。

  「啊……嗯…啊………沐秋…啊……」

  半响,屋內才終於恢復寧靜。

  「你要不要去洗澡?」蘇沐秋推了推壓在自己身上的葉修,問。

  「明天再洗,睡了。」他失手抱住蘇沐秋,在他懷裡找了個舒適的位置躺好,「放心,出了甚麼事我自己處理。」

  激情方歇,蘇沐秋的確也不想再離開愛人身邊,於是也就乾脆的閉上眼,睡了。

 

  隔日下午三點葉秋來拜訪時,覺得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惡意。

  這副剛標記完成的小情侶似的的黏膩狀態是怎麼一回事啊你們都老夫老妻了好不好?

  「你要的資料,這是幾間剛創立的小型獨立攝影工作室,你可以考慮看看。」葉秋遞過資料。

  「你要那個做甚麼?」葉修一手攬著蘇沐秋的腰,一手玩弄著他頸後的頭髮,問。

  「自家拍廣告還需要請代言人?我來就行了。順便找間小工作室投資,賺點自己的零用錢。」蘇沐秋沒理會葉修,自顧自地翻閱資料。

  雖然對如此囂張的發言有些無言,但葉秋仍不得不承認,蘇沐秋媒體這塊上是非常有手段的,當年他替榮耀聯盟拍了不少支廣告,後來退役後每年都會接個一兩支廣告代言或偶爾替綜藝節目代班之類的,也算小有名氣。

  「蘇大哥,你脖子上那個是甚麼?」眼尖的葉秋突然看見蘇沐秋後頸頭髮遮住的位置有一個痕跡,那怎麼看怎麼像是……。

  「葉修咬的,很多年了。」蘇沐秋像是想到甚麼,笑了。「要不是這樣,我都不知道原來A也可以被標記。」

  你騙鬼呢最新的一道顏色明明就還很鮮豔。

  「因為會被代謝掉,所以要偶爾重複標記一下。」

  聽見葉修這樣說,葉秋冏冏的回道:「哥……你是Omega,不是Alpha啊……」

  哪知蘇沐秋竟轉頭和葉修說道:「奇怪,明明是同卵雙胞胎為甚麼你們會一個是Alpha一個是Omega,這樣也就算了……我怎麼總覺得你們生錯性別了。」

  「我爸我媽也困惑了很多年,但事實就是這樣了。」

  「……我走了,再見。」

  被夫夫聯合攻擊的葉家小弟突然覺得好累不會再愛了。

评论(9)
热度(41)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