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雙花-《陌上花開》04.0

※先把這篇欠稿更完了,再來發新章,請大家等等很快(這篇幾乎都存稿了,連存稿也能拖文我也真是醉了

※正劇延伸向(雖然已經是好久以後了

※某首歌產生的腦洞,推薦搭配蘇打綠-<我好想你>

※帶韓張、林方兩對夫夫玩耍

※應該有OOC,會努力表達我心目中的大孫和樂樂

※以下正文

----------------------------------------------------------------------------

Side.A 張佳樂

 

  張佳樂抵達北京機場時,竟是樓冠寧來接的機。

  「張前輩,在這邊,我是來接你的。」樓冠寧遠遠的就認出了張佳樂,完全不顧自己的形象,搖著手上的接機牌大喊。

  他瞬間感受到來自聯盟和葉修深刻的惡意。

  媽逼,他明明已經拿過三個冠軍(其中還有一個是世界冠軍),為甚麼接機牌上的名字還是寫張四亞?

  見他面色不善,樓冠寧解釋,「葉修前輩說,因為前輩冠軍比亞軍少一個,所以代號依舊叫四亞,等前輩拿了這次的世界冠軍就把亞改成冠。」

  張佳樂已經不想吐槽葉修取綽號的品味了,四冠能聽嗎?

  「小樓,我們快走吧。到訓練中心要一個多小時,我不大想遇上堵車。」不再繼續糾結綽號問題,張佳樂拉起行李箱,熟門熟路地往停車場走去。

  讓張佳樂驚訝的是,樓冠寧這個富家公子哥竟然是自己開車。

  察覺到張佳樂驚訝的目光,他老神在在的回應:「我習慣自己開車。再加上,孫大在訓練中心旁那棟小套房是他的私家地點,不好讓司機過去。這次也是正巧張佳樂前輩要來,我才有幸能一窺孫大的秘密小閣。」

  「等等,我要來跟大孫的房子有甚麼關係?」張佳樂發現這段話中有嚴重的謬誤。

  樓冠能愣了一下,「前輩不知道嗎?因為訓練中心改建,設備擴張,今年暫不提供選手宿舍,由我們義斬和微草借調宿舍或自行尋找住所。微草和義斬宿舍都離訓練中心有一小時車程,孫大一得知這消息就打電話給我了。」

  「為甚麼大孫知道我不知道?」張佳樂又問。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葉神打電話給他的。前輩你可以問問看。」樓冠寧果斷賣前輩。

  張佳樂無言,撇頭看風景,不知想到了甚麼,耳根微紅。

  樓冠寧見張佳樂這樣的反應,在心底偷笑,尋思著等等一定要發訊息揶揄孫哲平,這樣追媳婦竟真的有效,不知是追人的那個奇葩還是被追的奇葩。

  把張佳樂安穩的送進那棟小公寓裡後,樓冠寧就離開了。

 

張佳樂放下手上的行李後,拿起手機撥出電話。

  「到了嗎?」對方剛接起手機就是這麼一句。

  「嗯。你家有沒有甚麼是我不能碰的?先問一下。」張佳樂也不囉嗦,甚至懶得問他為什麼葉修會打電話給他,或者為什麼他會讓出房子給他。

  他們之間一向不必計較太多。

  在電話那頭的孫哲平笑了,他們多久沒這麼講話了?

  「沒,你就算想把房子拆了我也沒意見。冰箱裡有小樓事先請人做好的菜,熱一下就能吃了。外賣本在電話下面阿個茶几的抽屜裡,電腦的密碼跟以前一樣。要玩玩我那台桌電,別總是抱著那台小蘋果,傷眼。那套房子沒客房,不准睡沙發,到我房裡去睡。」

  張佳樂在電話這頭聽他碎碎念了一串,心裡像是被什麼脹滿了,暖暖的。

  「嗯,我知道。話費貴,晚點再上Q聊。我先掛電話,整理行李。」雖然有點捨不得,但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

  「你剛下飛機應該也挺累的,整理完就別四處蹦達了,休息一會兒。晚點聊。」孫哲平說完,掛上了手機。

 

  張佳樂掛上電話後並沒有動手整理行李,反倒是躺上孫哲平客廳李那張看起來就價值不斐的麂皮沙發,打開那台六十吋大螢幕的液晶電視,看卡通。

  電視喇叭傳來某部歡快的狼與羊平板動畫片頭,他看著螢幕可憐的大灰狼被一群羊耍得團團轉,心情異常愉悅。

  在片尾曲響起時,張佳樂的QQ響起訊息音。

  是孫哲平。

  羊與狼也差不多演完了,快去吃晚飯。

  看著那訊息,張佳樂笑了。不論過了多久,他們的默契依舊。孫哲平永遠是最懂得他的存在。

  剛演完你就傳訊息來,那麼厲害?

  嗯,快去吃飯。

  知道了,老媽子。

  他微笑著從沙發上起身,到廚房熱菜去。打開冰箱,發現裡頭竟都是自己愛吃的菜,心裡一片暖烘烘的。

  原來他都記得。

  填飽肚皮之後,他繼續窩進沙發,打算繼續看電視。畢竟那麼大那麼豪華的電視不是每天都能看的,那麼高級又舒服的沙發也不是每天都能躺的。

  然後小蘋果的音樂響起。

  一看,竟然是他家隊長,宋奇英。

  「前輩你在哪?怎麼還沒到基地?」

  張佳樂聽他這麼說,愣了下:「你在基地?哪個基地?」

  「微草的宿舍。我們暫時被分配在這裡,沒人去接前輩過來嗎?需不需要我去聯繫一下?」宋奇英頓了下又問:「前輩你該不會沒要參加世界盃吧?」

  聞言,張佳樂笑了,「沒啊。奇怪?小樓沒跟你說?我不和大家一起。」

  「前輩外頭有房子?」

  「朋友的,剛好在訓練中心隔壁,所以就要我來住了。」張佳樂並沒有多解釋,只是簡單交代了下。

  「是孫前輩的房子吧,前輩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宋奇英在電話那頭笑道。「不像我們需要每天搭兩個小時的專車,真是幸福。」

  還有人幫你找好褓姆燒飯打理家務,真的是太划得來了,比住旅店更舒心。他腹誹。不用動腦都知道,那位孫前輩是絕不可能委屈他們張佳樂前輩一分一毫的。

  哎哎還沒在一起就這麼閃,看在一起之後他們要怎麼活呦。

  「你也去找個呀,依小宋你的條件要交個北京小女朋友應該是秒秒鐘的事。」張佳樂開玩笑道,卻聽見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在和誰講電話呢?」

  似乎有點耳熟啊……。

  正當張佳樂這麼想,電話那頭的宋奇英開口:「知道前輩有落腳處我就放心了,今天先這樣,我們明天再連絡。」

  結束通話。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宋奇英這樣的態度成功勾起了張佳樂的高度興趣,隨手點開霸圖老將的Q群,閒聊。

  哎我說小張,小宋的對象該不會是別的戰隊的吧?剛剛我似乎聽見聲音了,有點耳熟啊就是一時想不起來。

  關心別人之前先關心自己。聽說你住進了孫哲平的套房?韓文清秒回:多年不見直接同居,你們也夠前衛的了。別忘了還要比賽別玩得太瘋了,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

  張佳樂:……

  我記得孫哲平回Q市去了,所以張佳樂應該是一個人,就算想要也只能靠左右手兄弟。

  這是林敬言。

  繼續省略號。

  方銳丟上一條淘寶鏈結。張佳樂點開一看,真的完全,無言以對了……。

  新鮮黃瓜宅配到府,要不要這麼惡劣?

  他嘖了聲,動手回復:老林你要好好滿足你家媳婦兒啊!你看他都寂寞得找黃瓜了。綠油油的黃瓜,小心頭頂也綠了。

  當然招來的是老林的否認以及更無下限的扯淡及葷段子。

  玩耍了一陣子之後,張佳樂收到葉修傳來的訊息,無非就是提醒明早幾點集合,以及訓練室地點之類云云。

  交代完畢後,張佳樂一時手沒忍住,打了句:你告訴他的?

  那頭很快就回復了。

  是啊,別太感謝我。

  看不出來你還是住海邊的?

  評估下來,這樣對大家都好,不是嗎?

  張佳樂當然知道葉修說的,他已經不算年輕,體力也有明顯的下滑,若再加上遠距離的通勤,體力不支是必然的事。所以坦然回復:是,只是隨口問問。

  是他問我才說的。我忙著呢哪來那麼多閒情逸致管你們的兒女情長,有那種美國時間不如補眠。

  好了不聊了,剛下飛機累了,先洗洗睡,有事明天說。

  張佳樂瞪著螢幕上那行字,覺得不可思議。

  點回了霸圖群,問:我今天沒吃錯藥吧老葉剛跟我說他要洗洗睡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迎接他的是韓文清發的三個點。

  張新傑在下頭補充:葉修前輩剛從蘇黎世飛回來,調時差。

  張佳樂傻了下,回道:這也真是拼命了。

  說起來的話,你和他半斤八兩。

  是啊,努力賺錢討媳婦。

  喔?不是存嫁妝?我以為你搬到人家家裡是提前實習耶,你說呢老林?

  我以為他會比較喜歡文瑾。張新傑回應。

  新傑,人家還是比較喜歡他們家隊長,所以我們幫文瑾找下一個吧。

  他們家隊長?所以他喜歡的是老韓還是小宋?

  銳銳,乖。他們說的是張佳樂的第一任隊長,孫哲平同志。

  嘖嘖,我還以為有灣家狗血八點檔可以看呢。

  抱歉讓你失望了。

  張佳樂剛傳出這句話,QQ的語音通話響起,是孫哲平。

  他立馬接了起來。

  「準備睡了沒?」他低沉的嗓音夾雜了些雜訊,不是很清晰。

  張佳樂抱著手機,在床上打滾了幾圈後說,「現在賴在你床上了,還沒打算睡。大孫你這床不錯啊,挺好滾的。」

  在電話那頭的他笑了。

  「你喜歡就好。明天要練習,可以的話早點睡。」

  「你像個老媽子似的。」聽孫哲平這樣說,張佳樂回嘴小抱怨了下。「我還睡不著,你陪我說說話吧。」

  孫哲平應了下來,「好。」

  「你在哪?大孫。」張佳樂問。

  「在市中心,被我媽召回老家來。明天要去百花看看。」

  「百花啊……」

  孫哲平聽懂了他的停頓,「是啊,我們的百花。」

  聽見孫哲平這樣說,他沉默了一下,才說:「大孫,已經不是了。于峰和鄒遠搭得不錯,他們也接掌好一段時間了。你說呢大孫……」

  「是不錯,他們有他們的風格。」孫哲平回答。「但樂樂,那依舊是我們的百花。少了我們任何一個,都不會有現在的百花。」

  張佳樂並沒有回應,卻在這頭紅了眼眶。

  當初離開,他比誰都捨不得。畢竟是一手經營起來的戰隊,但那時的他,真的太累了,甚至看不見前景在哪。那不是他要的榮耀,所以才會選擇離開,不只是為了他自己,也是為了百花戰隊。

  正如孫哲平說的,少了他們任何一個,都不會有百花。

  「樂樂,你做得很好,你把它交給了對的人。」孫哲平繼續說,他知道張佳樂並沒有那麼脆弱,但很念舊。

  他知道,張佳樂會斬斷與百花的聯繫,是到了窮途末路。

  若非萬不得已,有誰願意捨棄自己一手打下的江山?

  誰都一樣。

  「大孫,謝謝你。」他輕聲回應。

  這聲,包含了太多難以言喻,但他知道,孫哲平會懂。

  那是世上最了解他的存在。

  又只餘下呼吸聲。

  後來,在這樣寧靜安穩的氛圍下,張佳樂就這樣握著手機,睡著了。

 

  一夜無夢。

 

 

评论(4)
热度(7)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