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傘《雲錦‧桃花曲‧序》

  *標題是浮雲

  *古風Paro

  *一且源自於群聊產生的腦洞。

  *新年賀文,大家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我努力不OOC

<楔子>

 

  人生難得百回過,花落花開無盡秋。

 

  我又端坐于庭中,看門外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然嘆了口氣,這小主子又忘記關門了。

  偌大的宅子,裏頭稀世珍寶不少,若是遭宵小必定損失慘重。

  回頭想,家中的物品似乎無法銷贓啊……畢竟上頭都刻有皇家御印。

  皇家……若非仍有些微小之處,我都幾乎要忘了,本來我是那深宮後院中一株不甚起眼的金木樨。

  那男人和他的戀人在離開冰冷宮殿之時,順手帶走冷宮中的我。

  爾後我同他們一齊在南方落地生根。

  他一襲青衣,如同初見,兩鬢卻已染上斑駁雪色。

  「葉子,你家主子又上哪兒去了?」他來到亭邊,見到半開的小門,問盧問身邊的小廝。

  少年無奈道:「我也不曉得,莫公子說雞還沒啼主子就摸出門去了。」

  「又不關門,相信社會治安呢。」

  我忍俊不住,這下子男人回來必定又少不了被嘲弄一番了。

  一如過往,在我身側坐下的他,又命小廝備來一組茶具,於亭中焚香煮茶。這是當年在冷宮養下的習慣,煮茶一盞,待情郎歸來。

  莫約半個時辰,他戀人從小門走入,與男人四目相接。

  都已是老夫老夫了,眼神依舊脈脈含情,不羞不臊的,我在一旁看了都替他們不好意思。

  他走向前去,牽起男人拿著茶杯的手,就口飲盡。

  「回來啦?一大清早的就不見影兒,葉大公子去哪會情妹妹了?」男人調笑道。「人家還懂擦嘴呢你連門兒都不會關。」

  「蘇沐秋你這小沒良心的,昨天是誰說想吃芙蓉閣的糯米糰子?摸黑到城東市場去給你買來,還懷疑我去找情妹妹?」說完還不忘啃了下嘴邊那如玉白皙的手指,「今兒是甚麼日子,還記得吧?」

  男人收回手,瞥了他一眼,道:「中秋唄,還能是甚麼日子。」

  「存心不讓我好過。」他笑了笑,往男人身側一坐,接著道:「怎麼就和你這樣糾纏了大半輩子呢……」

  他聞言,輕淺一笑。若桃花妍麗、又似翠竹雋雅。

  「你撞進我的小茶館時,也不過像葉子這麼大……」

  我坐在他們身側,聽兩人話當年。

 

  天上天堂,人間蘇杭。

 

评论(7)
热度(17)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