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傘—《雲錦.桃花曲.參相知(上)》

       *標題是浮雲

  *古風Paro

  *一且源自於群聊產生的腦洞。有興趣的來玩吧!沐秋癡漢群,QQ:420414100

  *我努力不OOC

        *忘了說,這篇是實質意義上的互攻(有肉時會標明,肉不大影響劇情)有些小夥伴不能接受的要三思


以下正文

---------------------------------

 

  若將人面比桃花,面自桃紅花自美。

                   

  葉修以三步之遙跟在蘇沐秋之後,他走得並不快,不知是因其妹步子小,抑是刻意放慢腳步等待身揹文房四寶與字畫的他。

  蘇沐秋並未從茶館正門進入,反倒從一旁小巷弄中的小門進入。

  一入門,葉修有些許驚訝。

  並非他期待中的南方小閣,溫婉中不失華貴。映入他眼簾的僅是是兩三間隨意搭築的小屋,甚至比一般小家小戶還要寒酸上幾分。

  蘇沐秋引著葉修到了間小屋前,推門請他入內。

  「蘇公子這不是要殺人滅口吧?」葉修調笑了句。

  他莞爾,回道:「我可沒那麼大的本領,何況您身分尊貴如斯,草民怎敢造次。」他做了個手勢,請葉修上坐。

  葉修將文房四寶小心翼翼的置在桌上,又讓沐橙將那些字畫收好,方一派悠然自得,入座。

  「蘇公子都能掀棋盤了,還能有甚麼不敢的?」葉修調笑。

  蘇沐秋未回應,僅只是燃炭煮茶,從身側取出棋盤棋子,擺弄起來。

  須臾,棋盤上便擺出了那局未竟的棋局,分毫不差。

  「請葉公子檢查。」

  葉修輕淺一笑,道:「蘇公子好眼力。」

  接過棋盒,葉修有幾分驚愕。上好的紫檀,絕對有資格最為貢物。

  棋盒裡的白子,皆是由最上等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棋盤上的黑子,亦是最上乘的和田墨玉。

  若方才僅只是幾分懷疑,他現下已可肯定,這棋是貢品。

  壓下心中困惑,他執棋落子。

  許是因心有旁騖,這盤棋竟在壺中水沸之時便已成死局。

  蘇沐秋莞爾,似是相當滿意這結果,然慢悠悠地開口:「太子殿下定已猜出這和棋子的來歷。試問,殿下有何籌碼向我購買消息?現下您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不是?」

  葉修並不惱,反倒是大氣一笑,回應:「敝人必須確認家弟是否依舊安好,蘇公子需要什麼?錢或權?」

  「原來我在殿下心中竟是這等小人。」

  「是公子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僅只是要買點情報,竟翻臉不認人,將顧客掃地出門。」葉修似假還真的抱怨了一番。

  蘇沐秋替葉修斟上茶,才緩緩應道:「愛留什麼樣的客,是草民的權利。愛掃什麼客,當然也隨草民自己心意。殿下說這話對不?」

  「蘇公子,我以為這些日子來咱們朝相暮處,已算是朋友了。對朋友這般,便稍嫌不厚道。」

  此言一出,蘇沐秋驚愕地望向葉修,未來的君王竟如此不知恥!方才才說自己是客,現下又轉了個彎套起近乎來了!

  葉修見那雙黑白分明的桃花眼盛滿自己的倒影,有種莫名的愉悅。

  「這單生意不好做,我明白。蘇公子不必勉強。」葉修自小生長在深宮後院,養成一顆七巧玲瓏心,自是看出蘇沐秋拿出貢棋與他走這局棋的含意。

  他父輩與朝中權貴必定關係匪淺,亦是因此層關係,他不能接這單。蘇沐秋以極其委婉的方式回應他。

  但究竟是何緣由,葉修便猜不透了。

  蘇沐秋收起棋子,以指尖沾水在桌上寫下二字平安。

  這回換葉修驚愕的瞥了他一眼,然蘇沐秋卻無事人一般伸手拭去棋盤面上的水漬。

  「棋逢敵手,實屬難得。望殿下珍重,早日回朝。」蘇沐秋說。

  葉修聞言,笑了開來。

  「不回去了。高處不勝寒,我對當嫦娥吳剛或玉兔都沒太大興趣,不如當一介草民舒服。」

  「葉公子這一路南下難道沒有任何體悟?」蘇沐秋垂眸歛目,問。

  葉修不知怎地覺得背脊竟有些許發寒。

  「我倒寧願去戍守邊疆。」僅只是不想要那個位置,坐著難過。「倒是蘇公子,聽起來似乎有意為官?」

  「家父遺志。」蘇沐秋沒多做解釋,淺淡帶過。

  葉修繼續問:「蘇公子考過鄉試了?」

  「過了。」然後想到了甚麼似的,笑道:「太子殿下想試試不?考科舉。」

  蘇沐秋早看出葉修非池中之物,要他一輩子平庸,絕無可能。

  也僅只是叛逆逃家,終歸要回去的。

  他伸手從暗閣中拿出六錠銀元,遞給葉修。

  「這是字畫的報酬。」

  葉修當然毫不猶疑地收下了。

  然後他接著說,「以後盡量別來茶館了。」

  他當然明白蘇沐秋有苦衷,眼珠子一轉,痞笑道:「我直接到後院來,能否?」

  蘇沐秋未答,又將葉修面前的茶杯斟了八分滿。

  見狀,葉修抬眼,與蘇沐秋四目相接。

  相視而笑。

  「下回能找壺酒來佐棋,別有一番味道。」葉修道,敲定下次相會。

 

<待續>

 

评论(9)
热度(16)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