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傘-<聊齋‧第五回‧情投意合>

#我覺得沒有人記得這篇了,附上連結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半架空有(應該算是半架空?)

#靈異玄幻有(基友表示:你是紅樓西遊西廂嘛)

#OOC有,半原創角有

#相信我這篇是HE

#作者的腦又被門板夾了,請見諒

----------------------------------------------------------------------------

  ——花明月黯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剷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秋君可是一點兒都不冷靜了,向老君告了聲假後便往天篷的元帥府去。

  「秋君怎麼慌慌張張的?」天篷似乎絲毫不意外。「你先冷靜下來,咱倆慢慢說。」

  須臾後秋君情緒方平復了些許,究竟是求而不得的念想,他開口道:「天蓬,不能再下去,這是違反天條。」

  男人卻瞥見秋君眼角閃過一絲艷紅,是入魔的徵兆。

  嘆了口氣,他方道:「秋君,我怎麼同你說的,都沒聽進去呀。相逢自是喜,別問是劫是緣。」

  「但佛亦是說:緣起即滅,緣生已空。」他淡然莞爾,但魂魄的色彩卻益發濃艷,無一處不是執念。

  此狀不禁讓天蓬感嘆,植物就是死心眼,想當年他和他大師兄,那兒管它天條說啥,做了再說。雖下場皆十分慘烈,但好歹亦算是從心所欲不逾矩。

  「秋君,下凡去罷。去會會他,老君那兒我替你攔著。」

  文言,秋君的眼睜的斗大,一臉不可思議。

  「這不可行,你會被天罰的。」

  天蓬莞爾,道:「是劫是緣,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他一伸手,將秋君推下了雲端。

 

  葉修是被嚇醒的。更正,是被壓醒的。

  試想,三更夜半有個大活人突然掉到你身上,只要是個人都會嚇到。

  還來不及驚叫,葉修差點沒被那人的容顏嚇了個魂飛魄散。

  「蘇沐秋!」

  伸手摀住那人的嘴,低聲道:「小聲點,我不能被人發現。」

  葉修終於從朦朧間完全清醒,伸出蛇輕舔了下那人掌心。嗯,差不多,也沒比較嫩。

  「你你你不要臉!」驚叫著收回自己的手,秋君一臉驚恐地瞪著他,「怎麼十年了一點都沒變!」

  葉修連忙伸出手反摀住蘇沐秋的嘴,「你要把整間宅子裡的人都吵醒嗎?小聲點,剛剛說我呢。」

  想當然爾,換葉修被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了。

  畢竟蘇沐秋也不算是省油的燈,哪兒有被調戲不還手的道理?

  鬧著鬧著,四目相接的那瞬,兩人在對方眼底看見自己的倒影,如斯清晰。

  「葉修……」

  「蘇沐秋,我好想你。」是葉修先伸出手,將青年緊緊抱入懷中。

  蘇沐秋僅只是楞在那,良久才伸出手,輕拍葉修後背。

  他不敢出手回擁,仍舊是理智佔了些許上風,秋君心底清楚,這樣私會,不僅對自己不利,甚至可能還會危害到身為凡人的葉修。

  「你怎麼來了?沒關係嗎?」像是想起了什麼,葉修鬆開他,伸手在他身上摸索,「傷都好了嗎?」

  這樣無心的舉動卻讓秋君有些許尷尬,畢竟心繫之人在懷,還這樣搧風點火,他終究只是遲鈍了點,不是毫無感覺。

  伸手拉住葉修,他道:「沒事,我好好的。」

  「你那時……」呀然而止,是因為想起了最不願回想那幕。

  秋君察覺了,默契如他們怎可能不知道葉修想到了什麼。

  「都過去了,我現在好好的,在那裡日子也過得還不錯,你別難過了。」他明白,不論日後如何,他肉身死亡所帶來的夢靨終究是要糾纏葉修一生一世了。

  「我這是在作夢吧?」葉修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這一切也太不科學了。」

  秋君失笑:「你說我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第一,蘇沐秋死時根本不知道我對他有意思,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第二,子不語怪力亂神,你看起來就是個人,我才不相信甚麼重生穿越小說,都是騙小女孩的。第三,若是真的蘇沐秋,第一個找的人不會是我,是沐橙。」葉修一一詳細列點分析。

  「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以對。」秋君有些無奈,畢竟修說得句句屬實,他絲毫無法反駁。若不是在天庭遇上了那些事,他首先找的絕對會是沐橙。但仍是要辯駁的,「你就不能假設說是我死後開竅了,發現我喜歡你。能夠還陽時首先想起你所以來找你談心嗎?」

  「嗯……說你不知還陽會不會對活人造成影響,先找皮糙肉厚的我來做實驗,沒事了再去找寶貝沐橙還比較有說服力啊蘇大大。」

  「葉修你!不可理喻!」因太有道理而無法反駁的秋君竟就這樣炸毛了,一使勁將葉修掀翻在床上,呈現出床咚的姿態。

  這動作太曖昧,讓葉修一時不知該不該掙脫,於是兩人就這樣對視著,誰也不讓誰。

  見葉修臉上的倔犟一如同當年,秋君心念一動,低頭便吻了上去。

  被強吻的人也傻了,就這樣呆呆的任秋君佔便宜。

  唇齒交纏,似演練了無數次,如斯和諧。

  吻著吻著,葉修伸手攀上了青年的肩,這是蘇沐秋,他心底明白,只是不願承認,怕夢醒時翻太過難捱。

  吻著吻著兩人都有些上火了,秋君連忙要起身,卻被葉秋拉回柔軟的床鋪之間。

  「怎麼?佔了便宜就想逃?」他壓下秋君,扣住他的下頷,再次唇齒相交。

  秋君確實想逃,這樣下去他倆都會失控的,而這樣的失控,必定是天理所不能容的,屆時後果不堪設想。

  「修……葉修,放開我。」他反手挣開了葉修的禁錮,問:「你可想好了?」

  「想好什麼?我有啥好想的?」葉修一臉『你腦子進水了』的表情望著葉修。

  秋君嘆了氣,「或許我不是蘇沐秋呢?再者,我們人鬼殊途,這樣下去會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他其實是不敢賭的,不敢拿葉修來賭。

  最怕從此相忘江湖,似絳朱仙子與神瑛侍者。

  「那些重要嗎?我都不怕了,你怕什麼呢?我沒那麼脆弱。」然後葉修輕笑,「何況……蘇大大,你這裡都已經這樣了,臨陣脫逃不會憋壞嗎?」

  其實秋君的下身在方才葉修對他「上下其手」之時便隱約有抬頭之勢,再加上後來的水到渠成,更是這他這個童子身分外難捱。

  「你!」他耳後緋紅一片,然後感覺到那人貼在自己身上的灼熱,反調笑道:「葉大大你也差不多呀……」然後伸手攬過他的肩,再度吻上。

  秋君心想,罷了,隨心而遇吧。道時還可誆騙說葉修不知情,將罪狀往自己身上攬,亦是能保全他。

  夏夜本身便穿得少,秋君伸手撤去葉修的衣衫,葉修亦替他除多餘的障礙。

  情到深處,一室春光。

 

  隔日葉修是被熱醒的,然後發覺自己與一個大活人相擁而眠,好不驚訝。

  稍微清醒後,他看見陽光灑在蘇沐秋的睡顏上,似是精雕細琢的玉雕,如斯美好。

  若這傢伙還在,必定是榮耀數一數二的美男子,嗯,可能和周澤楷並列也不一定。

  接著他回神般想起昨夜發生的一切,又捏了自己的臉頰,會痛!這不科學呀!夢裡應當是不會有任何痛覺的!

  秋君一覺醒來,便看見葉修揉捏自己臉頰的可愛模樣,一個翻身又將人押回身下,問:「怎麼?後悔失身於我了?」

  「誰後悔了?」葉修笑,「我還怕你不是真的呢!」

  秋君聽聞這句,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心疼,道:「我在呢。」

  但他自己也知曉,這僅只是短暫的重逢,甚至為此他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興許永生不得再見……但他依舊捨不下。

  葉修已經成為他的執念,就似葉修之於他。

  他們赤身相擁,卻十分溫馨自然,與慾念無關。

  「哥?」門外響起葉秋的叫喚,然後接下來是開門聲。

  葉修連忙出聲制止:「葉秋等等!」

  但依舊來不及,葉秋已經推門而入,卻似未看見蘇沐秋那般,問:「哥,你裸睡就裸睡,我又不是第一次看見,倒是你衣服亂丟十分不可取。」

  葉修十分驚訝,畢竟秋君現下就躺在他身側,但葉秋卻沒看見。

  「我先下樓了,你也快點下來吃早餐。」

  葉秋離開後,葉修問:「那……我先下去了啊。你要我幫你拿食物上來嗎?」

  「不用,你也看到了,我不必吃東西的。」秋君起身,替他穿衣,「你自己保重,若有不適要馬上同我說,知道沒有?」

  「知道了,在上頭等我,我馬上回來。」葉修吻了問他的面頰,才下樓用早餐。

  兩人心照不宣的忽略了方才葉秋進門時的所說的話,仍分別兀自抱持著鎮定。即便心底街掀起了驚滔駭浪,甚至不安恐懼。

  在出門之前,葉修回身吻上秋君的唇,直到氣喘吁吁才放過對方。

  「我馬上回來,不要走。」

  秋君望著他離去的背影,開始後悔起與葉修的再相見。

  失而復得的甜蜜與喜悅,會讓分離更痛苦。

  但死別生離,就竟是他們之間的必然。

  不知怎麼,他眼眶微熱,伸手一摸,竟是留下了兩行清淚,為他們已注定的將來,無可奈何。

  能處多久,就處多久罷。

  重逢太不容易,他會好好珍惜與葉修的每分每秒,然後擁抱必然寂寥及滄桑。終於,他明白了那句。

  

  『不知由所起,一往而情深。』

--------------------------------------------------------------------------

覺得自己這章OOC到天際(嘆氣

請大家原諒啊(逃跑

评论(6)
热度(19)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