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傘 - Amie

 ※原作向

※保證甜文(我覺得是甜文

※今天的最後一發

00

  他的床頭上擺著那樣一幅相框,兩少年和一少女笑得燦爛。

  無憂無慮。

  那是只屬於他們的青春年少。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01

Nothing unusual, nothing strange

Close to nothing at all

無不尋常,無不奇怪

一如往常

  纖細蒼白的手指夾著一支菸,點燃。

  艷紅火光在清晨,猶然不明亮的房間裡,醒目。

  他深吸了口,然吐出個漂亮的煙圈,慵懶的神態像隻貓。

  微揚起的下頷,高傲且桀然不馴。

  菸燃盡,他轉身進入浴室盥洗。

  電腦自動開機,螢幕冷藍色的光芒耀眼。

02

The same old scenario, the same old rain

And there's no explosions here

老舊情節,雨也依舊

這沒半點突破。

  刷卡登入,屏幕上大大的榮耀二字,是他們的承諾。

  『冰霜森林副本,來嗎?』他在團隊頻裡打上一句,立馬有了回覆。

  幾年過去,本在第一線征戰的他們也回歸平凡,各自有了新生活。

  但某些默契,卻沒改變過,沒任何突破,甚至連搶BOSS的情節、噴垃圾話及刷紀錄……

  終究離不開榮耀。

03

Then something unusual, something strange

Comes from nothing at all

然不尋常,不無奇怪

一忽乍現

  刷著副本,如同每個悠閒的假日。

  他蒼白得有些許病態的臉色也一如往常。

  卻隱約覺得那兒不太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妖風敲打窗戶,像個不請自來的訪客。

  一個段落,起身走至窗邊,準備點燃唇間叼著的那根菸。

  『究竟是少了什麼呢?』他心不在焉的想着。

04

I saw a spaceship fly by your window

Did you see it disappear?

我看見太空船滑過你窗前,

看見它消失了嗎?

  窗外飄著細雨,狂風卻依舊肆虐。

  似乎已許久未曾見過這幅奇異的景象。

  他又吐出一串煙圈,同時輕敲菸身,灰白的菸蒂落在窗外的世界。

  這不良習慣已行之有年,冉冉白煙構築成一幅妖異詭譎的畫面。

  他捻熄菸頭,窗櫺邊的水晶菸灰缸裡又多了一抹殘闕。

05

Amie come sit on my wall

And read me the story of O

Amie來坐在我牆上

為我讀那篇故事,關於O

  『葉修,聽我讀個故事吧。』

  回到電腦前,看見沐橙傳來的訊息,莞爾。

  敲門聲響起,她站在他房門外,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

  「今天沒工作?」他問。

  蘇沐橙沒有回答,僅只是熟門熟路拉來椅子,修長的指滑開手機屏幕,輕聲閱讀:「在我的生命中,有兩個很重要的男人……」

06

And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告訴我,你依舊相信

  一上午的時光,被她輕柔的語調消磨。

  他在她渴時,及時送上一杯水,默契極佳。

  一如過往的十數年。

  終於,故事到了段落。

  她笑着問:「你當初是為什麼留下?」

  他再度點起菸,朦朧的雲霧模糊了他表情。

  回答卻是那樣堅定,「我相信他相信的夢想。」

07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

世紀末將為你我帶來改變。

  她輕淺的笑意有幾分那人的影子,卻又截然不同。

  「有人說,抽菸的人是寂寞的。」不經意的一句,輕若鴻毛。

  撇了撇嘴角,「孤單是有點,寂寞?還真沒那閒時間。」

  「嗯。」她笑了開來,燦爛得令人溫暖。「很謝謝你,葉修。你一定不知道,你帶來了多少改變。」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頂,道:「這是雙向的,謝謝你們。」

  「不是我們,是『哥哥』。」狡黠的像隻狐狸。

08

Nothing unusual, nothing's changed

Just a little older that's all

無不尋常,無不奇怪

微有蒼老

  拿出第一區的卡片,刷卡進入。

  吃完午飯後的運動依舊是榮耀。

  第一區的玩家都已不再是當年的慘綠少年,行為舉止卻依舊衝動直接,不懂掩飾造作。

  不知什麼日子,竟在半鐘頭內遇上一群老骨頭,在路上便上演全武行,同歸於盡的居多,遺物灑落一地,頗是有趣。

  午憩前他瞥見玻璃窗上倒影,眼角有了紋路,兩鬢也已現出幾許白絲。

  終究是韶光易逝。

 

09

You know when you've found it,

There's something I've learned

你知道你找到的

是我所學的

  日暮時分,依舊細雨綿綿。

  他百賴無聊的從柔軟的大床上爬起,坐了一會兒目光才終於找到焦距。

  電腦屏幕仍泛著冷光,他打開文字檔,開始寫攻略。

  指尖在鍵盤上穿梭,字句一行行印在白底上清晰。

  目光瞥至沐橙從西藏帶回的唐卡,意識飄移。若是輪迴,那人是否會見到他寫的?

  然後失笑。因為他知道,那人會找出屬於他的路,即便前人已走過。

10

 'Cause you feel it when they take it away

因當他們帶走它,你體會到

  那人的離開,之於他最大的打擊,僅只有失去那日直至塵埃落定。

  入墓那夜,他翩然入夢,用那燦爛的笑靨道:「不過是從頭再來罷了。」

  然頃身輕吻他眼瞼,如斯親暱。

  「好好照顧自己。」喟嘆一般的話語,在他耳邊縈繞。

  卻倏然驚醒,發現身側再無熟悉的體溫。

  像離開母胎的嬰孩,他終於摟著他們同床共枕的證據痛哭失聲。

  直至再度進入夢鄉前,恍惚間聽聞那熟悉的語調,帶著些許嘲弄。

  「哭什麼呢?葉修,我會等你。」

11

Something unusual, something strange

Comes from nothing at all

不大尋常,不無奇怪

一忽乍現

  又點燃一支菸,卻沒再放入口中。

  在昏暗中凝視著火光,困惑更深。

  究竟是忘卻了甚麼?總說不上來,點點悵然從呼吸進入肺部,滲透血液。

  有點想念彼方的故人,和他時時刻刻皆像春陽絢爛的笑靨,以及被激怒時像孩子般微鼓的臉頰。

  瞥見電腦下角的月曆,才發現原來是清明。

  『唉,忘了去看你也用不著這樣欺負我呀,沐秋。』

12

But I'm not a miracle

And you're not a saint

但我不是奇人

你也不是聖人

  稱號這種東西,多是他人強加諸於人。

  在他歸家後,老友們知曉他家世背景,皆是一臉不可思議。

  「離家出走?當初何不乾脆等長大些創個聯盟?」

  誰年少時不曾叛逆?

  被歸類於奇葩之一的他淡然回應。

  像那人也曾怨恨過生身父母,即便他一直不曾說。

  他叛離的初衷,那人的嗔癡怨,是他們之間心照不宣的秘密。

13

Just another soldier

On the road to nowhere

只是個不知何去何從的士兵。

  誰不曾在人生路上迷惘?

  即便至今日,他仍不得其解。

  雖然離家是任性了點,卻讓他尋著往後十數年的生活重心,也是不枉。

  打開一區的攻略,那是他們並肩齊行的證據,如斯美好。

  他其實未曾想過,什麼在人生路踽踽獨行,諸如此類。

  那人就像那首家喻戶曉的口水歌:「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裡。」

14

Amie come sit on my wall

And read me the story of O

然Amie來坐在我牆上

為我讀那篇故事,關於O

  晚餐前,她再度似隻蝶般翩然飛來。

  「妳今天不陪我媽煮飯?」

  「今天寒食節,老早就準備好了。乾媽要我來看看你。」

  葉修狐疑的望著自家妹妹,若說她心機如何,不會有人甚他更明白。

  「好吧,受人之託。葉修願不願意出本書?《我即榮耀》。」

  那是他們所有人的故事。

 

15

And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告訴我你依舊相信

  他以極為緩慢的語調陳述著他的榮耀,喃喃自語那般。

  女子坐在他身側,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穿梭。

  偶有沉默,亦不開口催促,因為她明白,倆兄長的世界,並非所有一切都能夠讓她介入。例如,兩人共同的信念。

  或許,就某些層面來說,愛情是自私的。

16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

世紀末會為你我帶來改變。

  裊裊青煙在偌大的房內飄散。

  不是香菸,而是溫軟如南方春季的黑檀。

  她在案前燃起香,似是奠祭。

  見狀,他不住輕笑出聲,道:「沐橙,沒想到你竟然信這個。」

  女子微彎著眸,笑語晏然。

  「這是家鄉的習俗,如此一來思念的先人會根據香引而來,入夢相會。但在你來以後,哥哥幾乎不燃香了。」

  

17

And Amie come sit on my wall

And read me the story of O

Amie來坐在我牆上

為我讀那篇故事,關於O

  終於指尖在鍵盤上敲下最後一字,她莞爾道:「想知道我是怎麼寫的嗎?」

  「願聞其詳。」慵懶放鬆的姿態,卻是聚精會神,豹子那般。

  女子溫軟的餘音在空氣中縈繞。

  屋內淺淡的香氣似乎有些許安神作用,令聽者的神經放鬆。

  「我想,聯繫我們的,始終是親情。但他倆……我想,並不那麼純粹,親情愛情和友情,怎麼拎的清?」

18

And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且告訴我你依然相信

  他笑了,笑得恣意。

  「我們從來沒想過彼此是甚麼人,我想那傢伙……或許也是不明白的。」

  太過自然,所以未曾在意,直到分離才驚覺,興許是愛。

  「但那並不重要。」她並非全然不懂得的,究竟她倆兄長的感情。

  男人臉上的笑靨自信而高傲,「他會等我一起再重頭來過。」

  對此,他深信不疑。

19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

世紀末

會為你我帶來改變。

  沐橙離開後,他不經意瞥見窗外的景色。

  撥雲見月,舊歷十七的嬋娟依舊溫潤圓滿。

  清明也是團圓日,不知那傢伙過得如何呢?

  不論如何,一定是好的吧。

  或許正因為今年沒去看他而生著氣?想起那人氣得臉紅的小樣,便忍俊不住。

  他期待重逢那日,見到彼此的成長與改變。

 

21 After that

  《我及榮耀》這本收錄了眾多選手一生榮耀心路歷程的書籍,一開賣便衝上銷售排行榜首位,不僅為聯盟賺進大把鈔票,還替眾退休選手賺了筆不小的外快。

  看完書之後,眾人決定臨時舉辦個聚會,在帝都包下了整間五星級飯店,據辦為期一周的榮耀同學會,並禁止各大媒體進入採訪。

  外界有各種猜測,關於他們做了甚麼。

  實際上,只有榮耀,當然是省略各種八卦與互相調侃不計。

22 and

  葉修的性向在書籍公開後受到了極大的爭議,畢竟外界一直以為葉家長媳是蘇沐橙來著,卻沒想到原來是姑嫂關係。

  一向善揭人瘡疤的媒體卻沒敢多問葉修一句。

  只有某周刊偷拍到的一張照片,男人一身隨意坐在墓碑前,神色溫柔得令人泫然。

  他臉上的笑,始終是幸福的。

23,Final

  許久以後,他終於見到思念那人。

  笑容依舊那般絢爛,不見一絲陰霾。

  他們牽起彼此的手,相視而笑。

  再度並肩其行。

 

评论(3)
热度(40)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