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傘-<聊齋‧第六回‧心字成魔>

#我覺得沒有人記得這篇了,附上連結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半架空有(應該算是半架空?)

 

#靈異玄幻有(基友表示:你是紅樓西遊西廂嘛)

 

#OOC有,半原創角有

 

#相信我這篇是HE

 

#作者的腦又被門板夾了,請見諒

----------------------------------------------------------------------------

  ——桃花羞作無情死,感激東風。吹落嬌紅,飛入窗間伴懊儂。

誰憐辛苦東陽瘦,也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處濃。

 

  自兩人表明心跡後,秋君便時不時下凡與葉修私會,在天篷有意掩護之下倒也無事。

  也虧秋君已非凡夫俗子,否則哪堪得天上人間這般折騰?

  「你這般倒像是要去會情郎的小娘子,而我就是那鄰家寡婦,給好妹妹把風來著。」天蓬見秋君提著鞋正欲下凡,調笑道。

  秋君倒也不惱,「多謝姊姊掩護了。」然回頭莞爾便踏足下凡去了。

  「這小子,還真是幾乎瘋魔了。」天蓬嘆,隱約感覺不好。

 

  「蘇沐秋,你能不要每次都突然出現在我背後嗎?會被嚇死的!」葉修扛下完本關閉麥克風,轉頭便見到一張放大的俊顏,嚇得摻點沒從椅子上跌下去,還是秋君連忙伸手攬住才免了與大地親近的窘境。

  「這幾天想我不?」他攬著人,一張口便是甜言蜜語,「我想你了。」

  葉修見他這樣也不好發脾氣,回道:「每天在遊戲上見面,想什麼呢?」畢竟兩個大男人,總是沒必要那麼黏乎。

  秋君笑了笑,並未多說甚麼,伸手將人摟進懷裡。

  「出了甚麼事嗎?」葉修察覺自家戀人似乎不大對勁。

  回應他的是一陣沉默。

  「你這樣我不好打本,鬆點。」葉修輕輕動了動肩膀,感到那人的力道輕了些,便繼續手上動作。

  許久,秋君才鬆開了葉修。

  「怎麼?今天心情不好?」

  「沒事,就是想你了。」

  葉修莞爾,轉頭在男人面頰上留下一吻。

  「喏,親一下。別胡想瞎想,陪哥下本。」

  秋君笑了,拿起帳號卡登入。

  兩人就這樣肩併著肩,消磨了一下午的時間。

  傍晚,葉秋歸來,葉修自然被「請」下樓吃晚飯。

  秋君笑著送他出門,像十數年以前,送他出門買菜那般。但他心中知曉,一切都不同了。

  他們終將別離。

  葉修再度回房時,見到的是沉靜地坐在電腦前,似人偶般。

  他知道蘇沐秋不對勁,卻不知從何問起。

  雖嘴上不說,但他心裡明鏡兒似的。這個蘇沐秋,已經不全然是他熟悉的那一個,卻依舊讓他著迷。

  他突然想起曾經在某次意外聽見蘇沐橙說過一句來自小說上的話:不論你變成甚麼模樣,我都會找到你,然後愛上你。

  當時麼回應來著?喔,他似乎翻了翻白眼,並且要沐橙少看店那些沒營養的東西以免以後蘇沐秋怪他沒帶好沐橙。

  原來一切並非虛妄。

  「你今天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換他從身後環抱住蘇沐秋,並親暱的吻了吻那人的鬢角。

  「有些煩心事,不過還好。」秋君回過身,回抱住葉修。「晚點刷新,要不要大鬧一番?」

  「必須的。」

  是夜,神之領域的世界頻被刷滿了他倆的名子,叫罵著狗男男不得好死、生兒子沒屁眼之類的。

  又正好在路上巧遇了幾位已退役的職業選手,不免又是一陣激戰。

  葉修先結束了和張佳樂的對戰,轉頭看見蘇沐秋正聚精會神地對付孫哲平,目光都未曾飄移一下。

  不愧是榮耀痴,最大的情敵不是人,是榮耀女神。

  是幸也是不幸。

  登出遊戲,葉修洗漱完後與戀人並肩躺在床榻上,話題依舊離不開榮耀。

  聊著聊著葉修睡著了,秋君卻睡意全無。

  他想留給葉修一件銀武,即便將來不能再見,亦是個念想。

  但他怕葉修會因此放不下,並不是不信任,而是因關係不同。

  過往他們僅只是朋友,要放下相較會簡單許多;但現下他們已有過肌膚之親,在秋君的認知中,那是已合巹了,是夫妻。

  但他抑是未曾忘卻,他與葉修之間,僅只是償還當年的借傘之恩。

  千絲萬緒不知從何解起,剪不斷,理還亂。

  他眉間的紅印卻是隨他思緒千結而益發紅艷,甚至連眼尾也染上了些許薄紅。

  倏然,葉修從睡夢中醒來,呢喃了句,「沐秋,怎麼還不睡?」並伸手將人攬住,往他身上蹭了蹭,又陷入深眠。

  這樣孩子起起的舉動打斷了他思緒,並讓他心底暖得一蹋糊塗。

  他想起某本書上形容的,愛讓人瞬間有了軟肋,也有了盔甲。

  如斯貼切。

  究竟是捨不下的,所以情劫難過。

  感受著戀人的體溫,他緩緩進入黑甜夢鄉。

 

  隔日葉修醒來,見蘇沐秋安份地睡在他懷中,莫名鬆了口氣。

  不知為何他總隱約知曉這般下去對蘇沐秋並無好處,對他執念過深會傷害沐秋本身。

  他做了一個夢,夢境十分真實,醒來後他卻不記得半分。

  這讓他有些許不安,但瞅著戀人安詳的睡顏,又覺得一切似乎又不是那般重要,他在身邊,怕什麼呢?

  「嗯……早安?」畢竟不是死的,秋君被那樣日熱的目光盯著怎可能不醒。

  葉修莞爾,「起床,今天帶你去玩好玩的。」

  他想起前陣子榮耀企劃部推出了最新的體感模擬器,將榮耀正式推向全席虛擬網游。但有趣的是,這款全席虛擬,必須套上專屬的服裝並且真正活動,才能夠讓角色在遊戲中行動,出招也需要玩家做出某幾個指定動作。

  職業選手群曾經針對這個系統吐槽:這是要大家變成真正的運動選手?應該會變成馬戲團吧?榮耀會就次倒閉夜說不定。

  但榮耀官方卻將其製作成全球限量五百台並且在某些由據點營業的街機模式,引起一波不小的風潮。

  對,就這樣火了。

  葉修帶著自家戀人到葉家的百貨公司頂樓的遊樂場,這裡恰巧進了十台榮耀街機,又因是平日所以人並不多。

  他們個佔據一台街機,然後競技場走起。

  葉修手持戰矛,佇立在場上。

  秋君看著這幕不住有些恍惚,刻在血脈中的記憶,果真不易忘卻。

  葉修也有些驚訝,他一個阿宅拿起有點重量的模擬武器,竟完全沒有手忙腳亂,反倒還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相較之下,秋君對於槍這種兵器就要來得陌生得多。

  第一局,蘇沐秋慘敗。

  他當然不可能服輸,於是拿起雙槍再戰。

  兩三回後,兩人已能打得不分軒輊。

  「你還可真捨得舉槍射我。」葉修不揶揄兩句那就不是葉修啦。

  秋君立馬回道:「怎麼捨不得?不然怎麼讓你爽呢你說是不是?」

  葉修難得被噎住了,甚至能看出他臉上浮現兩抹紅暈。

  然後抬手就是一招伏龍翔天。

  甚麼叫惱羞成怒,這就是了。

  他們玩得好不愉快,甚至在用過午飯後繼續酣戰,直到傍晚人潮漸多才離開百貨公司。

 

  在暮色下兩人並肩齊行,還不忘嘲笑對方早前的糗態,一路笑聲不斷。

  直到用過晚餐,洗漱過後的兩人癱在床上,連棟手指都有些困難,才發覺這樣玩了一天,身體早就超過負荷了,早前玩得太過開心完全未能察覺。

  秋君還想和葉修說點甚麼,轉過頭卻發現葉修已經睡死過去了。

  他替葉修拽好被子,又在他眉間輕吻。

  恍惚間彷若看見他眉間那點朱紅的戒砂。

  相忘於江湖,終究是他們的必然。

  良辰美景奈何天,他想起那句詩,湯顯祖的牡丹亭。

  彷若按照著那人的劇本,他們是該無疾而終。

  但又如何呢?

  為何佛要將情字視為劫?愛著一個人分明是這般幸福的事。他思索,卻不得解。

  他想起若葉修回歸仙班,與他竟是無任何關聯,便覺得難以忍受。若能讓光陰停駐該有多好,便無需煩憂。

  他起身,登入榮耀。

  天篷正巧在線上,他在對話框問:『天篷,為何要有情劫?我真不懂。』

  『人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及五取蘊苦,除卻前四者皆由情生。再者,色即是空。秋君,讓你下凡不是為了要毀你修為,只有真正愛過恨過追求過,才能放下一切執念。』天篷回覆,『一切皆是緣,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隨心且喜,末失莫忘。』

  『道理我都知曉,但放下真沒那般容易。』秋君回覆。『我怕我一時想岔入了魔。』

  究竟是老君徒弟,他已隱約察覺這般下去有些不妥。

  『回來罷,是該了斷了。』

  那行字灼燒著他雙目,若當頭棒喝,卻捨不得。

  良久,他才敲下一行字。『再給我三天,若三天後我沒回去,你來人間押我罷。』

  終於下定決心別離。

  『別著急,慢慢來。真不行我會去找你的,放寬心,別真走火入魔,否則我師兄那徒兒也會難過。』

  『不了,就三日。』再牽連亦是無用功。『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佛道終究是殊途,我與他也不過還恩。』

  『秋君,別逼迫自己。若是適得其反豈不是得不償失,別想了罷。』在天庭的天篷看似淡然,實際上比誰都急,畢竟若是入魔,剜仙台的刑罰可不是鬧著玩的,受不住而魂飛魄散者不在少數,非死即殘。

  『好。』良久,秋君纔應。

  『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及五取蘊苦。若不得脫,我與葉修便再無再見之時。』他關上對話框,暗想道。

评论(4)
热度(28)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