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 <I think I love you.>

  * @蘭珵翛  蘭蘭生日快樂,祝你天天開心而且幸福健康,麼麼噠!

  *原作向背景,但蘇沐秋存活。

  *有原創角。

  *退役後設定—蘇沐秋入聯盟技術部;葉修回老家去,以及一堆私設高如山。

  *BDSM Paro,情感現實寫實向(簡單來說沒那麼美好),OOC有,不喜誤入。

 

 

  蘇沐秋踏出總部大門時,滿月已經高掛在穹頂上了。

  手機響起,他修長美好的手指滑過屏幕,接起。

  「老孫,找我什麼事?」

  「蘇沐,在哪?方士鏡和方士謙來出差,現在在『玻璃』玩,來嗎?」

  「你們一群有家室的,不怕被家裡人知道了鬧革命?」他我著手機,笑道。「小心我跟他們告狀。」

  那頭的孫哲平哈哈大笑,「放心好了,我們今天都是報備過的,快過來。」

  「等等就到。」蘇沐秋說完,掛上手機,並且用叫車APP找了台車,前往Bar去會老友們。

  在車上他先解開了襯衫上的兩顆扣子,又拉鬆了領帶,將袖子挽起函後抓亂頭髮,扯出下擺。

  離開計程車時,蘇沐秋已經從一個正經禁慾的上班族變成型男了。

  『玻璃』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五會推出一個主題之夜,而今晚正好是第二個星期五。

  他推開英倫風的木門,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那句話是怎麼說來著?對,他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今晚居然是BDSM之夜,他們一群人跑來湊甚麼熱鬧?求正常點好嗎?

  「蘇沐,這裡。」孫哲平見他進來了,立馬招手要他過去。

  蘇沐秋見他們一群人竟然佔了一個開放式包廂,甚至興致勃勃地和幾個Dom聊天,一陣無語。

  「主角終於來了。」方士鏡看見蘇沐秋,拉著他坐在那個陌生的Dom身邊。

  「喂,你們做什麼?可別亂拉紅線啊!而且,我可不是圈內人。」蘇沐秋笑得溫和,但拒絕意味十足。

  一旁的Dom卻笑了,「你指的是哪個圈子?如果我沒猜錯,你是個純Gay,也稍微曉得SM圈是怎麼回事。我們今晚可沒奇裝異服,每個都人模人樣的,只是某些寵物或Sub戴了項圈,能發現的若不是知曉今晚派對內容,就是同類。據我觀察,先生是後者。」

  蘇沐秋並未顯出不悅,但男人卻笑著賠禮道:「抱歉,讓你不開心了。我和方士鏡是同事,多少有點職業病,冒犯冒犯。」

  「果然什麼樣的人交什麼樣的朋友,雖然我一直覺得方士鏡當心理治療師到現在還沒因為醫療糾紛被告上法庭是聯盟十大不可思議之一。」方士謙翻了翻白眼,「所以今天我們到底來做什麼的?」

  「喝酒啊。」孫哲平伸手要侍者送來幾杯雞尾酒,「順便學點小技巧當情趣。」

  蘇沐秋笑了笑,「你們學技巧拉我來做什麼?我就一單身狗。」

  「找你來聊聊天,順道幫你介紹人。」方士謙笑著拿出一疊照片,從大學生到社會中間菁英分子,環肥燕瘦。

  蘇沐秋舉起那杯Gin Tonic,道:「你們的心意,我心領了。但我現在還不打算找人,這樣很好。」然後仰頭一飲而盡。

  孫哲平有些無奈,那杯酒精濃度可是有四十度以上的……這樣灌,等等不醉死才怪。那杯GinTonic是給那位Dom的,他們的是其他那幾杯顏色漂亮但酒精濃度不到十五度的Blue Hawaii……他感到一陣胃疼。

  但不得不說,有些人就是天生酒量好,例如蘇沐秋這樣。

  一群人邊喝邊聊,半鐘頭過去,喝了一杯Gin Tonic的主居然沒倒,道是那雙眼睛雪亮的像雪夜裡的狼似的,眼神銳利得令人發寒。

  那位Dom見狀,笑著對蘇沐秋說,「若哪天你真的想通要進圈子玩玩,我隨時歡迎你交流。當然,是作為兩個Dom,我可沒馴狼的本領。」

  「你別亂勾引人,小心你家那位不開心。」方士鏡笑道。

  「放心,我家小寵物沒那麼不禁逗。相反的,我行情越好牠越驕傲,那代表牠眼光好。」他無謂的聳了聳肩。

  「我無法理解你們的邏輯。」孫哲平笑了笑,「誰敢覬覦我的人,先打了再說。有玩榮耀更好,殺到他吞帳號卡。」

  聊著聊著,又幾杯黃湯下肚,一群人準備散場。

  「你們要走啦?等等會有特別交流會呢。」他一臉可惜。

  「再不走真的會鬧家庭革命。倒是蘇沐已經醉了,這下怎麼辦?打電話給葉修?」方士謙戳了戳倚在椅背上的蘇沐秋的臉頰,後者已經睡著了,看起來十分溫馴乖巧。

  孫哲平無奈問:「他們不是已經崩了好多年了?」

  這是職業圈眾人的不可說之一,幾年前葉蘇兩人不知為何而分裂,然後葉修創了興欣,與嘉世在杭州形成了龍爭虎鬥的局面。

  「你真的信?」方士鏡翻了翻白眼,「葉修還打電話問過我蘇沐的退役後輔導狀況。關係不好哪會問?」

  因聯盟選手退役年齡普遍不高,榮耀官方擔心選手會出現社會銜接斷層等心理疾病,特別聘請了幾位心理治療師對退役選手進行心理輔導,還是強制參加的,就眾人的話來說,就是閒得蛋疼了。但因社會觀感良好,便一直持續下去。

  當然,偶爾也會出現特殊狀況。

  「所以現在?」

  「我剛剛Q了蘇沐橙,她說要我傳訊息給葉修。」孫哲平邊低頭傳訊息邊道,「哎,還真的秒回耶!他說他會過來接人,我們可以先走。」

  方士謙愣了下,問:「他不會不知道『玻璃』是什麼地方吧?把蘇沐放在這裡,不會被撿屍吧?……尤其他,有可能被任何性別的撿走。」

  「我看著他,等那男的來。反正我必須待到節目結束。」

  「嗯,麻煩你了。那傢伙……葉修你知道吧?就是那個一臉欠扁的貨。」方士鏡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仨人離開酒吧後,並未馬上離去,而是走到路旁。

  「葉修真的會來嗎……?」

  聽方士謙這麼說,孫哲平回:「所以我們不是在路邊等著嗎?我們這三隻喜鵲也真是拚了。我們倒是要擔心,若沒成會被他們倆怨恨。」

  「放心吧,畢竟是沐橙拜託的,再怎麼樣我們還有最後一張保命牌。」方士鏡倒是一臉淡定的繼續滑手機。「倒是你們,這麼晚還沒到家,快跟家裡人報備吧。」

  但實際上,他完全不像表面這樣鎮定。

  今天的聚會,完全不只要撮合蘇葉兩人那般簡單。

  他在對蘇沐秋進行退役輔導時發現了蘇沐秋的心結,他對葉修幾乎偏執的獨佔欲以及情感,他曾詢問,但蘇沐秋不肯同他坦白。

  他當下直覺不好,畢竟情緒過度壓抑很容易造成其他的心理疾病。在徵詢過蘇沐秋同意後,他將諮商內容透露給蘇沐橙。

  畢竟他們先是朋友,才是諮商關係。

  『你說的我都曉得,我要的是哥哥快樂,其他的都不重要。你盡管放手去做,有什麼事我負責。』

  蘇沐橙這樣回應後,他開始聯繫轉介,但戒心重如蘇沐秋,若是直接介紹定無法接受,再加上這件事需要葉修配合,才有了今天這齣。

  成或敗,他只能等待。

  五分鐘後,一輛黑色的BMW X6停進了路邊的車格,那個他們都頗為熟悉的人關上車門落鎖後便俐落的踏進了『玻璃』。

  「那個……是葉修嗎?」方士鏡不確定的問。

  「嗯,這氣勢跟走比賽前的選手通道如出一轍。」孫哲平伸手摸了摸下巴,「看來他心情相當糟呢,請專業的分析下?」

  被點名的方士鏡笑了笑,「我說吧,這就像當初你聽見張佳樂被那個美國佬告白時一樣,怒髮衝冠。」

  「嗯。但是他們之間的問題似乎比我和張佳樂大?」

  「反正我們階段任務已完成,回家睡覺。」方士謙率先離開,臨時三人小組就這麼解散了。

 

  葉修走進『玻璃』,一眼就看見了蘇沐秋。

  他靠在那個Dom肩上,眉頭微蹙著,看起來睡得相當不安穩。

  大步跨向兩人,葉修伸手就要接過蘇沐秋,並道:「你好,麻煩你了。」

  「不麻煩,他挺可愛的。」將蘇沐秋交給葉修時,他不忘摸了下蘇沐秋的腰,葉修當然沒露看這動作,面色立即沉了下來。

  「他不是你的那盤菜,別亂招惹他。」葉修將人攬在懷裡,出口警告。

  Dom聞言,不住笑了,「看來你也不是什麼都不懂嘛!怎麼樣?要不要留下來參觀看看?」

  「不了,這傢伙醉成這樣,我還是先帶他回家。」他邊說,邊調整蘇沐秋的姿勢,將人半摟半撐著,準備離開。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挽留了。給你個忠告,他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單純,更沒那麼陽光正向。如果不能接受,別給他希望。」他舉起桌上酒杯,對葉修一敬。

  葉修聞言,揚起一抹張揚的笑,「多謝操心。我們之間的事還不需要外人來插嘴。」

  「如果哪天需要我幫忙,隨時歡迎。我叫陳,在這裡能找到我。」

  「先告辭了。」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他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葉修將人帶回家,簡單刷洗丟上床後,爬上床躺在他身側,一如他們初識那幾年。

  熟睡中的人似有感應,伸手抱住了他,並喃喃:「葉修……」

  他望著那人熟睡中的細緻眉目,嘆息:「你怎麼就不會自己來找我呢……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啊,傻。」

 

Tbc

 

  在文末必須解釋幾點:

  心理諮商師一班是不能透露諮商者的任何訊息的,除非有輕生或自殘等危及性命的傾向,但本文因為需要所以做了些改動,實際上這樣是違反職業道德的。

  而文中的沐秋可能並不是那麼完美,甚至會讓某些人覺得崩壞或者是黑,我必須要說,這篇文偏向寫實向,人心都有不為人知的黑暗面,而葉修和沐秋之間的關係也不純粹是愛情,還有依賴等情緒。

  不打Tag,不喜別看。

评论(17)
热度(48)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