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 <I think I love you.>

  *蘭蘭   @蘭珵翛  生賀,我終於更了並且要進主線啦!

  *原作向背景,但蘇沐秋存活。

  *有原創角。(本章未出現);有楚蘇

  *退役後設定—蘇沐秋入聯盟技術部;葉修回老家去,以及一堆私設高如山。

  *BDSM Paro,情感現實寫實向(簡單來說沒那麼美好),OOC有,不喜誤入。

03

  蘇沐秋在聯盟宿舍的私人物品並不多,在葉修帶他回去取電腦時便已順便取回葉修住處。

  不知怎地看著行李僅恰好能裝下一一個大行李箱的蘇沐秋,他有些不安。

  這樣的蘇沐秋,似乎隨時都醞釀著一場出走。

  到他不知曉的遠方去。

  「葉修,怎麼了嗎?」

  蘇沐秋如春陽的笑靨在他眼前綻開,瞬間便掃除了他所有疑慮。

  反正他現在就在他面前,怕什麼呢?

  蘇沐秋正將最後一件東西方進行李箱,若珍寶般小心翼翼。

  「冠軍戒指!原來都在你這啊,難怪我怎麼找都找不到。」葉修看見蘇沐秋飾品盒裡成對的一到三季聯盟冠軍戒,笑道。

  蘇沐秋白了他一眼,「要不是我收著,你都不知道丟哪去了。」

  葉修摸了摸鼻子,想當年蘇沐秋還在過年大掃除待丟棄的廢紙中救回了葉修的最佳MVP後,他被足足念了一下午。

  對於這種事他一向不怎麼上心的。

  「可惜我怎麼也找不到最佳搭檔的獎狀……陶軒那裏也只有謄本。」蘇沐秋眼底掩不住失落,個人的就算了,那可是他們的團體獎呢。

  這回換葉修笑得一臉得意。

  「你當然找不到,我收著呢。等回家了我拿給你看。」

  就連他自己也不甚明白,為何當年離開家事前會開口向陶軒討要那三張最佳搭檔的MVP,或許只是留作念想,但不論如何,看見蘇沐秋這樣的反應,他怎麼想都覺得值了。

  「好。」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每日同床共枕而眠,一起準備吃食,然後葉修開車送蘇沐秋去聯盟上班後去葉氏,傍晚葉修也會開著車再接沐秋回家。

  他們不再加班,就算有工作,也會整理好帶回家中,在晚飯後各自佔據家中的一隅,在互不干擾的強況下陪伴對方完成工作。

  老夫老妻般的平淡生活,十足溫馨。

  某個假日尋常的午後,葉修與蘇沐秋正在研究銀武時,接到了沐橙的來電。

  『哥哥們今晚有空嗎?』蘇沐橙問。

  「有的,什麼事?大忙人終於想起哥哥啦?」蘇沐秋笑得都要不見眼了。

  葉修在一旁有些不是滋味的想,這對兄妹的感情真是好得有些過了。

  每晚固定聊Q通電話,連和他同居都第一時間和沐橙報備……熱戀情侶都沒他們黏呼。

  『要請你們吃頓飯,餐廳已經訂好了,我等等用QQ把地址發給你,晚上七點半,不見不散喔。』

  「嗯好的,晚上見。」蘇沐秋掛上手機之後,又將注意力轉回榮耀編輯器裡的銀武上,並時不時低頭書寫。

  葉修感覺到牛仔褲後頭口袋的手機震動了下,打開一看竟是蘇沐橙傳來的簡訊:『葉修哥,今晚要麻煩你了。』

  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那天晚上蘇沐秋特意穿上了新買的Missoni米色針織衫以及Diesel的牛仔褲搭上Burberry亞麻色風衣要去和妹妹吃晚飯,喜形於色。

  相較之下葉修的心情就沒那般好了,即便沐橙是妹妹,看蘇沐秋為了約會這樣細心打扮仍會覺得不是很愉悅。

  「葉修,我幫你準備了衣服,快去換。再拖下去就要遲到了,別讓沐橙等。」蘇沐秋像沒察覺似的,將他推入臥室。

  葉修翻了翻白眼,就算他再拖上半個小時,也絕對趕得上與蘇沐橙的飯局。但他仍脫下身上的衣物,看蘇沐秋替他準備了什麼。

  床上放著與蘇沐秋同款卻不同色的整套衣物。

  他不住嘴角上揚,換上衣物後載著蘇沐秋往飯店去。

  蘇沐橙選定的是間私人餐館,隱密性與菜色皆是一流。

  他們被身穿旗袍的高挑美人帶入古色古香的廂房,蘇沐橙以及一位面容秀麗的短髮青年並肩而坐,氣氛說不出的和諧。

  葉修心底『碦磴』了下,在心底哀號:『妹子妳要帶對象給哥哥看也不先知會聲,我會被妳坑死……』

  葉修轉過頭去看蘇沐秋,後者依舊笑得一臉溫和,卻不知怎麼讓也修莫名心疼了起來,伸手牽住那人的手,才發現蘇沐秋的手掌一片冰涼,並微微顫抖著。

  「看哥哥們感情這麼好,我就放心啦。」沐成笑得一臉燦爛,替他們斟茶。

  蘇沐秋笑著接過,並道:「沐橙不和我們介紹這位嗎?」

  「你們都沒認出來呀?秀秀,妳的形象轉換很成功呦。」沐橙笑著拉起那人的手,「正式向你們介紹,我打算和她走一輩子的人,楚雲秀。說起來,還是哥哥們讓我們認識的呢。」

  「啊,頭髮剪成這樣都不認得了。」蘇沐秋笑著說,「怎麼突然剪了呢?」

  剪去了一頭長髮的楚雲秀回道:「我當年發了個願,若能讓我真求到她,就剪髮。沒想到真的成功了,我很幸運。」

  「是啊,妳是很幸運。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一起過日子了,好好對待沐橙。」蘇沐秋眼簾輕垂,讓人看不清他情緒。

  楚雲秀端起茶杯,鄭重地向蘇沐秋敬了杯茶,道:「我會的,我保證。等我一退役,就和她到國外結婚。」

  「以後跟著沐橙叫哥吧。」

  一頓飯下來,氣氛相當融洽,在分別時蘇沐橙還和蘇沐秋約定好要到蘇葉兩人的小窩拜訪。

  在回程的車上,葉修開到了平常蘇沐秋挺喜歡的一家小店門口買了幾樣小點,並且塞到他懷中。

  「吃掉。你今晚幾乎沒什麼吃,身體受不了。」葉修邊開車邊道,不禁在心中暗嘆,果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沐橙因為戀人被認同太過開心而有些忽略了蘇沐秋刻意隱藏的失落,只有葉修注意到蘇沐秋一晚下來幾乎沒動過筷。

  「葉修,我不餓。」

  他並不意外於這個回答,只是安穩的把車子停進了車庫,並將人牽進客廳在沙發上坐下後,用筷子夾出食盒中的餃子等點心,餵食。

  「我不是小孩子……」雖這麼說,蘇沐秋仍乖乖張嘴將食物吃了。

  葉修在把所有食物都未入蘇沐秋肚子裡後才道:「沐秋,遲早有這天的。沐橙會嫁人,這是自然的。找了楚雲秀也好,你不必擔心妹妹被臭男人糟蹋了,她是個有擔當的人物,沐橙跟著她也不怕她受委屈,不是挺好的?」

  興許是沒有外人在,蘇沐秋也懶的裝了,木著一張臉盯著葉修,說:「我不想沐橙談戀愛。」

  「你一定會捨不得,但是沐秋,這是沐橙的人生。她的人生裡不會只有你,還會有她的伴侶,甚至以後可能還會領養孩子。」葉修攬過蘇沐秋,曉之以理。

  他依舊沉默。

  「沐橙依舊是我們的妹妹,妹妹得到了幸福,哥哥應該要開心的,你這樣沐橙知道了也不好受,不是嗎?」葉修隱約明白,為何沐橙會在此時想蘇沐秋公開戀情,興許是早猜到了蘇沐秋的反應。

  「我應該要開心的……」許久,悶在葉修肩上的蘇沐秋說,「就一下子,再一下子就好。」

  葉修攬著緊緊環抱著他的蘇沐秋,感到肩頭有點濕潤,在心底無聲的嘆了口氣,畢竟是蘇沐秋一手養大的妹妹,反應大點也無可厚非吧。

  雖說他也不捨沐橙,但見蘇沐秋這般又覺得沐橙有伴是好事……什麼時候也變得這樣優柔寡斷了呢。

  葉修甦醒時,身邊沒人,床單也已涼透。

  他起身,揉著眼對廚房中纖細的背影道:「怎麼起得這麼早,不多睡會……今天放假呢。」還打了個哈欠。

  蘇沐秋聽見他的聲音,轉身走向他,並攏了攏葉修一頭亂髮:「你怎麼不多躺會?地上涼也不穿鞋。粥要再一個鐘頭才能熬好,再去睡會,嗯?」

  「你再陪我躺會?」葉修伸手想抱他,卻被蘇沐秋躲開了。

  「我渾身油煙,髒。」他解釋道,但葉修卻有種莫名的不安油然而生。

  他立馬道:「我不在意,你就讓我抱抱?」

  蘇沐秋不再抗拒,任他抱了會才推開他道:「好了,粥要糊了。看你是要再躺會或去洗漱等著吃早餐。」

  葉修只好動身去浴室打理自己,卻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這究竟是這個月第幾次了?

  自從一個多月前沐橙坦白戀情後,葉修幾乎每日醒來都不見蘇沐秋,似乎睡得並不好,也明顯的消瘦了。

  這兩天甚至會拒絕他的擁抱等較親暱的舉動、或在談話中途偶爾恍神。

  他越想越覺得不妥,傳了封訊息給方士鏡,詢問蘇沐秋這陣子的諮詢狀況。

  得到的回覆是:前陣子因蘇沐秋狀況良好,所以就沒繼續安排了。

  葉修想了下,將蘇沐秋最近的異樣如實告訴方士鏡。

  接著他手機響了,是方士鏡打來的。

  「你怎麼搞的?他前陣子不是還好好的?」方士鏡的語氣不甚溫和,甚至帶了點質問的意味。

  葉修反唇相譏:「你怎麼不說是你這個庸醫沒注意病患後續追蹤?」

  電話那頭的男人嘆了口氣,才道:「可能是輕度憂鬱症,這陣子發生了什麼打擊他的事情?你們分了?」

  「怎麼可能?硬要說的話,是沐橙和他坦白了交往對象。」葉修回道,並嘆了口氣:「我怎麼就想不通,不過是妹妹交男朋友了,有必要連天都塌了嗎?」

  「你這話透著一股酸味啊葉神。」方士鏡不忘調笑兩句,「你等等帶他過來我這吧,總覺得不只單這件事。」

  「好,待會見。」

                                                                                         

---------------------------------------------------------------------

有點捨不得男神,但是相信我一切安排都是有理由的。

就像我一開始說的,這篇文真的不是傻白甜,雖然結局一定是幸福快樂。

最後,希望這樣虐待男神不會被殺掉Otz

评论(7)
热度(31)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