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18酉【傘修】霸道總裁愛上我

  ※【遊戲規則】

  ※又名《如果他們當年沒相遇》,職業選手轉藝人偶像蘇X霸道總裁葉

  ※傳說中的,灣家言情體(根本不是

  ※一定會OOC,我想寫高冷的總裁葉但是應該,嗯。

  ※請大家不要嫌棄,不留言給我嗎(看我真誠的小眼睛

 

  蘇沐秋伸手推了推臉上的墨鏡,踏入那棟高聳的大樓。

  今天他的經紀人沒跟他來,畢竟這個代言是早先就講好,今天不過是來拿個合同罷了。

  嗯,傳說中的葉氏集團,真氣派。

  他走入前台,對著櫃檯小姐說:「我與你們主管約了三點,麻煩幫我看一下好嗎?」

  前檯小姐抬頭,看見那人把墨鏡放進口袋,驚呼:「蘇……蘇男神!我,我可以求簽名嗎?」臉都羞紅了。

  「好,但你要先幫我查詢一下,和哪個主管見面。」蘇沐秋笑了笑,在心中把不靠譜的經紀人念了一頓,「我經紀人只記得時間,忘了和誰會面了。」

  她給秘書室打了通電話,然後眼睛一亮。

  嘖嘖,居然是和總裁大人!有基情可以看!天知道他們總裁大人根本沒有接待過任何一個代言人之類的,畢竟大世家總是看不起偶像之類的……

  「十二樓總裁辦公室。」她說,順道遞上了一張蘇沐秋聯盟時期的限量筆記本封面。「請偶像簽名。」

  蘇沐秋接過她遞上的麥可筆,順道瞄了眼她的胸牌,替她簽名。

  她接過簽名,又驚又喜。

  然後他上了電梯。

  前檯小姐愣愣的望著,蘇沐秋走上了那台透明的玻璃電梯,來不及同他說,那是總裁專用的電梯,訪客電梯在另一頭……

 

  葉修看見那人直接進到他的辦公室。

  「葉先生你好,我是貴公司本年度簽約的年度代言人,蘇沐秋。」他伸出手,不卑不亢。

  畢竟有錢人,他看多了。而葉修,他見蘇沐秋這樣,也不住莞爾。

  畢竟之前那些傢伙,不論是不是大牌,尤其是女人,見到他們兄弟倆的第一個反應不外乎是討好,或表達自己的崇拜之意,這樣淺淡自然的,蘇沐秋還是第一個。

  「幸會。」葉修也對他伸出手。「蘇先生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那些妝太濃了,不很恰當。」

  畢竟,不論是榮耀宣傳照,或是其他雜誌硬照或代言廣告,蘇沐秋的妝總是比較偏向日韓系的漂亮男人,與眼前清秀溫暖的青年大相逕庭。

  「葉先生也是,我以為大企業的富二代,總是會有點不可一世的。」蘇沐秋笑笑。「說起這個,總裁大人怎麼有空親自接待我這個小明星?」

  講起這事,葉修其實也是二十萬分的無奈,「我家弟妹想要你的簽名,他是你的粉絲,要求一定要我幫他拿到簽名照,還有你這代言,也是他指名的。」

  那位姑奶奶現在可是和大熊貓同等級的珍貴動物,天大地大孕婦最大。

  「好的,一定讓葉總能夠交差,放心。」

  然後不知怎的,他們竟然聊開了。葉修發現,這人並不是一般的小明星,算是相當有內涵的那一類人。

  蘇沐秋也覺得,其實這人並不向外界所說,是個冰山總裁,其實是個人還不錯的傢伙。

  「聽說你之前是電競選手?」葉修問。

  談起此事,蘇沐秋的神色中流轉著令人炫目的自信,「是啊,榮耀。葉總之到那個遊戲嗎?」

  「嗯,我有玩。」葉修的回答讓蘇沐秋相當的吃驚。

  「你在幾服?」他立馬問,「我在每一服都有號,說不定認識?」

  「我在每一服也都有號。」

  兩人四目相交,心中浮現出一個念頭……

  「老不修?」

  「死人妖?」

 

  嗯,說起這孽緣,要從第一服開始,因為葉修和蘇沐秋打遊戲的手法都算是相當犀利的主,當然在競技場裡遇上了,兩人纏鬥許多回總是不分軒輊,又因蘇沐秋有個可愛的妹妹,所以偶爾也會玩些人妖小號。

  從頭至尾,也不知是怎麼巧合,每回與葉修對上,蘇沐秋總是在人妖號上,所以葉修叫他死人妖。

  而葉修,手法厲害,更厲害的是他心髒,尤其是進入商場之後,心眼更是蹭蹭蹭的往上長,蘇沐秋再怎麼常在社會上打滾,也比不過那些大老闆心機深沉,當然玩不贏了。

  兩人就這樣亦敵亦友的從第一區戰到第十一區,卻沒想過跟對方見面,怎知卻在這樣的情況下遇見了。

 

  「難怪我怎麼邀你進職業隊你就是不心動,原來就是個富二代,不愁錢。」蘇沐秋感嘆,人比人真氣死人,這天生自帶的光環的真是……令人羨慕嫉妒恨啊。

  既然是老熟人了,葉修也不再客氣,邊處理公文邊和他聊天:「我當年也是蹺過家的,想打遊戲。但是後來身上的錢花光了又無處可去,只好回家。」

  「若你當年離家出走有碰上我,說不定現在冠軍紀錄就是我和你的了。」

  「嗯,可惜了。」

  兩人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竟也度過了一整個下午,蘇沐秋正打算告退,怎知葉修也正好處理完最後一份公文,對他說道:「走吧,一起去吃個飯,這麼巧合無預警的面了基,你還是我們公司的代言人,於公於私都該請你吃一頓飯的。」

  蘇沐秋也不客氣,就這麼應下了。

 

  兩人晚飯選擇的,不是昂貴的西餐廳或私人菜館,而是接地氣的路邊小店。

  真正的美食不存在大餐廳裡,葉修是這麼認為的。

  「我該感謝你沒有帶我去傳說中的法式高檔餐廳嗎,葉總?」蘇沐秋笑著對他說。

  「或者你想去吃那種吃不飽又難吃的小鳥餐?我們現在換也還來得及。」葉修挑眉,道。

  蘇沐秋聽出了他畫中的玩笑,說:「還是不了,我很窮,只吃得起路邊攤,我們這樣就好了。」

  葉修也不戳破,天知道光是他們這回的簽約金就夠許多人一輩子不愁吃穿了。

  畢竟,一整年的全面代言,也就是這一年內除了他們公司與政府官方的形象廣告之外,蘇沐秋不再接其他公司的工作或委託。

  所以當然貴。

  葉修穿着名牌定製手工西服,卻像個普通的上班族一樣和他坐在路邊小店中吃著麻辣燙。

  不知怎的,蘇沐秋突然覺得,如果一直這樣似乎也不錯。

 

  結束後,葉修提議送蘇沐秋回去,據說這位接地氣大明星是搭公車來的,讓他很是佩服。但總不可能請人吃完飯還叫人自己搭公車回去吧,這也太掉價了。

  「你住哪?」

  蘇沐秋報了住址,葉修一臉複雜的望著他。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他們住在同一棟高級公寓。

  葉修在停車場停好車,兩人憶起搭上電梯,又不約而同的身手按了同一個樓層。

  ……一層只有兩戶,這是怎樣的巧合。

  或許他穿越到言情小說了?蘇沐秋心想。

 

  隔天一大早,某八卦報上刊登了他們倆一同進入電梯的照片。

  上頭含沙射影,說蘇沐秋用了不正當的手段上位,畢竟以他的經濟能力是絕對買不起首都黃金地段的一級豪宅的。

 一個孤兒,沒有半點背景,從打遊戲的變成戲子一樣的人物,誰信他有那麼多錢,還能拿到頂尖大集團的形象代言,當然是被包了唄!

  只差沒這麼寫了。

  葉修看著報紙,心中一股怒火油然而生,畢竟相處了這麼多年,那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也明白,但他卻因為他而被媒體潑了這麼一大桶髒水。

  葉修除了憤怒,還也些莫名的難過。

  他想起當年,他得吃蘇沐秋是人妖號後,心中一直覺得有些空落落的,那是他無疾而終的初戀。

  但他總安慰自己,沒了初戀,有個一起打遊戲的好兄弟,也是值得。

  或許他對那個人妖號的主人一直有有些許別樣的心思的。所以會期待他上線下線,甚至在昨天相認之後,帶那人去自己最喜歡的小店吃飯。

  而又如此巧合,他們比鄰而居。

  他拿起桌上的座機,通知工資的公關部門,必定要查清楚此事。

  而網路上走就一片腥風血雨。

  不過,另一個當事人蘇沐秋,卻依然故我。

  「損害形象?我回家而已有甚麼好損害形象了?他們影射孤兒沒有權利沒有能力買豪宅,我還沒搞他們毀損名譽呢?拜託老馮你別探擔心,我會把這事處理好的,回頭開會時後說。」掛掉榮耀聯盟主席的電話,他無奈的泰了口氣,怪他嘍?努力賺錢錯了嗎?

  蘇沐秋的手指在電腦上快速來回穿梭,然後按下輸出鍵。

  發在他社群網路上的,是他從入職業聯盟以後所有的收入紀錄,包含甚麼時候交了多少稅。

  那存款簿後頭的一串零,閃花了每雙點進去看資料的狗眼。

  然後,那個標籤被瘋狂轉載與應用——誰說老子沒有錢!

  緊接著,他又發了一句,這活是慢悠悠的,不鹹不淡的:『我跟誰談戀愛,與世界無關。』

  然後包養們平息了,但大家卻開始瘋傳,關於葉總裁和蘇大大的真愛論。

 

  說他們後來是這樣被弄假成真的也不為過,因為在秋季慶功宴上,所有人將他們灌的半醉後關進同一間房,後來一切就這麼順理成章的發生了。

  隔天酒醒的兩人望著對方,不住失笑後又抱著滾成了一團。

  葉修說:「蘇沐秋你這混帳,心機真重啊!」

  「彼此彼此,葉修。若今天你不是被壓的,也不會這樣不服氣不是?」蘇沐秋舔了舔嘴唇,笑得一臉春風得意。

  「不,我是陳述事實。」葉修揉了揉自己的老腰,想起相見後的每件事,他才發現竟是被蘇沐秋給算計了。

  那記者絕對是蘇沐秋花錢請的。

  「不,我也沒料到,我們會剛好住在隔壁……所以,一切都是命。」蘇沐秋聳了聳肩。

  葉修翻了翻白眼,扯過被子繼續睡,蘇沐秋也抱著自家愛人美美地進入了夢鄉。

 

<FIN>

评论(20)
热度(84)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