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傘修—<I think I love you.番外>

  * @蘭珵翛 - 三次修罗场 結果正文還沒結束肉先上(?)還不是本來說好那篇

  *本來是國際告白日的賀文拖到今天

  *肉不好吃請見諒

   這天,蘇沐秋正要下班,接到葉修打來的電話。

  「怎麼有空打電話給我?」一般這時候,葉修都已在回家的路上,這會打電話給他,代表他現下人不是在公司就是已回到家了。

  「沐秋,我今天要加班,晚點回家。」葉修說話的同時傳來打字聲。

  蘇沐秋嘴角上揚,回道:「你自己回家小心,我先回去了,好好工作。」

  他開著前陣子剛新換的Mini,在市區內悠悠轉轉,到了巷內一間英倫風格門面的小店前,停下車。

  推門而入,小店裡的商品皆十分奇特,這是一間調教用品專賣店。

  「陳,今天怎麼是你顧店?」

  「貓兒還在睡。」陳邊說邊從抽屜中拿出包裝精緻的絲絨盒子。「你看看,滿不滿意。」

  盒子裏頭裝著一個純黑色的軟皮窄項圈,設計精巧得彷若名牌的飾品。

  「幫我謝過你家那位,我先回去了。」

  蘇沐秋推開家門時,看見的是一束艷紅的玫瑰。

  他家養的寵物乖巧的趴坐在玄關前屬於他的保暖墊上,眼中滿滿是他的倒影,再無他物。

  他看著那束玫瑰,莞爾,「是送我的嗎?」

  他最心愛的寵物傾身往前,想蹭蹭他,卻被蘇沐秋躲開,連個觸摸也不給,但眼神卻是柔和至極。

  「Sit!」他小聲斥喝,想了想又補了一句,「髒,別過來。」

  他將大衣掛好,撩起袖子道:「乖狗狗,去房間等我,我沖個澡。」

  蘇沐秋簡單沖過澡後,拿起走廊上那束艷紅的玫瑰,才舉步走向兩人的臥室,一進門便見到在純白毛地毯上趴著的自家戀人,他將玫瑰隨手放上床沿,並坐在玫瑰邊,「乖,過來。」

  男人趴在他腿上,似隻溫順的犬。

  「葉修,你看。」蘇沐秋拿著絲絨盒,取出裏頭的項圈,「喜歡嗎?」

  他抬眼,張口舔了舔蘇沐秋纖細的手指,撒嬌一樣。

  「今天是國際告白日呢。我愛你,葉修。」

  葉修笑著用頭頂了頂他,蘇沐秋替他戴上項鍊,道,「你是我的了。」

  「一直都是。」他說完,低頭舔了舔蘇沐秋赤裸白皙的大腿,然後看著他腿間那物有了些微反映,不住笑了開來。

  「這是你要送我的禮物?」

  葉修笑容帶了點痞氣,問::「主人這樣就滿意了?」

  意有所指地看著他身側那束玫瑰。

  蘇沐秋拆開那束玫瑰簡易的包裝,玫瑰的束繩是一條艷紅色的皮質繩索,像是為了什麼而特別設計的,造型有些眼熟。

  艷紅色的手繩與葉修頸上的頸圈款式相同,像是牽繩的上半段。

  「手,你必須親自幫我帶上。」蘇沐秋拉起葉修,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赤裸的皮膚相貼,讓室內多了幾分旖旎。

  蘇沐秋低頭含住了葉修的耳垂,輕啃。

  葉修的手因他這個動作而抖了下,沒能將扣環扣上。

  然後葉修聽到了男人的笑聲,無比愉悅道:「手抖成那樣,還怎麼打遊戲呢?我親愛的葉神。」

  葉修迅速將手繩扣環系上,並順勢將男人壓到床上,居高臨下的睨著他,然後低下頭在他頸上咬了下。

  不很用力,但絕對能留下個精彩的印子。

  他悶哼了聲,此舉讓葉修愉悅的勾起了唇角,得寸進尺的在他井堅及鎖骨間舔舐,並時不時啃咬一口,留下好幾個深深淺淺的印子。

  這是他的主人,他的。

  蘇沐秋任他這樣胡鬧了會,才開口道:「Sit.」

  聽見指令,葉修直起身子,屈膝虛坐在蘇沐秋腿上,就像隻訓練有素的獵犬,身體繃成漂亮的線條。

  蘇沐秋用手肘辦撐起身子,自豪又眷戀的看著眼前的『牠』。

  這樣迷人又乖巧的『犬』,是他一手教出來的,也只因為他,這驕傲的人願意委身,成為一隻無條件服從、以他的意志為意志的『獸』。

  又將身子撐起了些,眼前正好是他胸前的嫣紅。

  想起方才葉修那帶點撒嬌以及佔有慾的舔舐啃咬,他不住失笑,然後伸出艷紅的舌尖,在他胸前輕碰了下。

  葉修倒抽了口氣,身軀又繃緊了幾分,卻不敢動。

  畢竟,未經主人同意亂動,可是會被處罰的。

  蘇沐秋感覺到他的緊繃,並未停止動作,反倒是有一下沒一下的以舌尖輕輾過那脆弱的點。

  葉修的下身此時已有了反應,蘇沐秋感受著那處的熱度,抬眸與自家戀人四目相接,不懷好意的問:「今天試試能不能舔前面就出來?」

  看著他那閃著精光的眼神,便知道蘇沐秋又要發作了……這往往代表,他會被折騰上好一陣子,並且不到哭出來或昏過去,某人絕不會放過他。

  葉修在內心抱頭哀號,他究竟哪個舉動又戳到蘇沐秋的變態神經了……。

  「不准動喔……相信你也不喜歡那些無機質的小玩具的,對不?」蘇沐秋邊說,邊繼續以舌尖擦過他前胸。

  被他玩弄過的左側,艷紅的前端閃著瑩瑩水光,看起來好不可憐。

  被忽略的另一邊也立了起來,葉修卻不敢開口要求蘇沐秋也碰碰那頭,只好以鼻腔發出哀求一樣的輕哼。

  蘇沐秋見他這樣,笑得更歡了。

  然後一口咬上了他右側的敏感。

  突如其來的疼痛令他顫抖了下,甚至差點呼出聲來。

  「很痛?」蘇沐秋的語調愉悅極了,「乖,主人吹吹就不痛了。」

  他對著那點呼氣,這下子兩邊變的同樣紅豔豔的,葉修甚至要忍著才能不讓呻吟從口中溢出。

  這樣的葉修大大的取悅了蘇沐秋。

  「乖,叫出來給我聽。」語畢,他含住葉修的敏感,時而輕舔,時而啃咬。

  但卻不肯觸碰他其餘的部位。

  不會是真的要他這樣射出來吧……

  葉修被他的一個輕咬弄得疼了,低頭與他四目相接。

  那雙眼睛像星子般閃閃發亮,眼角也因慾望而微微泛紅,無比艷麗誘人。

  這時,葉修才注意到,蘇沐秋的慾望也挺立在他身前。

  所以這到底是為難誰呢。葉修不住在心裡嘀咕。

  蘇沐秋發現了葉修的視線,與他對視。

  他盯著他,伸出艷紅的舌尖在他胸前輕舔了下,接著收回舌尖,在下唇處打了個圈,像是品嘗了什麼美味後的意猶未盡。

  不知怎的,他突然心頭一動,就這麼到了巔峰。

  蘇沐秋感覺到灼熱的體液撒在他腹部,愣了下,好一會兒才笑了開來。

  葉修此時簡直想找個地洞將自己埋了,看著戀人然後那啥了……太恥。

  即便臉皮厚如他也撐不住的。

  「Lie down.」蘇沐秋拍了拍身側的床,要葉修躺下。然後在葉修躺好後拿起那束玫瑰的其中幾支,將花瓣剝落,撒在他身體以及床鋪上。

  「偶爾浪漫也不錯。」蘇沐秋著低頭吻了下葉修,但後者並沒有感受到他嘴唇的柔軟。

  蘇沐秋看他有些呆愣,不住輕笑出聲,然後從他唇上拿起一片花瓣。

  葉修從喉中發出輕吼,以表達自己的不滿。

  「乖。」他輕吻了吻葉修的眼皮,然後從床頭上拿起那瓶潤滑液。

  他將他的腿抬起,指尖入侵他最私密的那處。

  下一瞬,他感覺到一種不同於手指的異物感。

  低頭一看,蘇沐秋竟然把那剩下的四五朵玫瑰花的花莖放進了他體內。

  葉修欲哭無淚,就算除過刺,不代表他就喜歡這種奇怪的東西入侵他身體啊!

  「嗚……」他用聲音表達自己的不滿。

  蘇沐秋伸手摸了摸他的耳,「乖,一下就好。你這樣好漂亮,知道嗎……」蘇沐秋的指尖滑過那個小口,目光中滿是對戀人的著迷與眷戀。

  葉修看他這樣,索性放鬆自己的身子,讓他看個夠。

  畢竟,能讓戀人為自己著迷,誰不喜歡呢?

  一會兒後,蘇沐秋伸手抽掉了那幾朵花,傾身壓上葉修。

  突如其來的入侵讓葉修下了一跳,接著又力馬努力放鬆任蘇沐秋掠奪。

  蘇沐秋的舌在他口腔中肆虐,不放過任何一處。

  而下身也狠狠輾壓過他體內每一個敏感點,不放過任何一處。

  「嗯……」葉修一顫,差點往蘇沐秋的舌頭咬了下去,他嚇了一跳,立馬偏過頭去,結束這個冗長的吻。

  蘇沐秋輕笑,從善如流的轉攻他的耳廓。

  「啊哈……嗯…」

  「舒服嗎?」他低聲問,身下動作又加大了幾分,「你看,這裡一縮一縮的,弄得我好舒服呢。」拉過葉修的手,放在兩人的交合處。

  葉修想收回手,但卻被蘇沐秋緊緊攢住。

  甚至拉著他的手指,往那處侵入。

  他柔嫩的小口被這個動作撐的更大了,甚至有些不適。但自瀆的羞愧感以及身下傳來的快感卻遠大於這一點。

  「你看,是不是好緊?每次都是這樣。」

  葉修羞得幾乎想哭了,他的手指被蘇沐秋帶著在下身進出,與小沐秋的頻率不同,層層疊疊的快感令他幾乎要承受不住。

  「嗯……不要了……」似乎有什麼滾燙的液體奪眶而出。

  「但是葉修你看,它還這麼硬,幫幫我。」他用那處摩擦著葉修在穴內的指,不顧他的哭求,加大了動作。

  然後他一個挺身,灼熱的體液撒入葉修體內。

  「呀!」

  葉修尖叫著再度釋放了出來,黏稠的體液撒了兩人一身。

  蘇沐秋撤出了葉修體內的手指,卻仍將自己留在他身體裡。

  「你不出來?」呼吸稍微平緩後,他紅著臉問。

  蘇沐秋笑著吻了吻的的額頭,「休息一下,等等再來。」

  「你……」葉修氣結。

  「那麼有精神,那就繼續吧。」

  喘息與呻吟再度充滿整間臥室,月色正好。

  至於晚飯?那是稍晚的事兒了。

评论
热度(15)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