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周江睡前故事】冰雪情緣(上)

※冰雪奇緣PARO

※周江領養兄弟關係有

※大家湊合著看吧,我來拉低水平啦,OOC有

※ NEXT @ ♢收熟首兽♢

  周澤楷第一次見到江波濤,是他三歲那年。

  皇后的表妹因病亡故,留下了年僅一歲還不懂事的孩子,因兩人從小關係要好,便領養了江波濤。

  周澤楷特別喜歡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總喜歡抱著他。

  就連國王和皇后都不禁打趣,如果是個女孩子就可以直接訂親了。

  實際上,他會喜歡這個小娃娃是有原因的。周澤楷一出生,身上就擁有強大的魔力,可以召喚冰雪,因此他體溫比一般人低上了許多,也不大愛與人接觸,即便是他的親生父母。或許是因為強大的魔力,國王與皇后對於這個兒子畢不是不愛,而是天生便有些距離感。

  但小小的江波濤不同,他自從入宮以後就喜歡跟著周澤楷,喜歡窩在他涼涼的懷裡,軟糯糯地叫著哥哥。

  日子一天天過去,四五歲的江波濤非常活潑,總喜歡纏著周澤楷給他造雪人玩,尤其是酷熱的盛夏,他最喜歡窩在周澤楷涼涼的懷裡玩涼涼的雪。但即便是在酷寒的冬日,他也不會離開他最愛的哥哥(的懷抱)。

  「哥哥只要有了我就不會冷啦!」他在睡著前,又往周澤楷懷裡鑽了鑽,「你不可以跑掉喔。」

  他們替小江波濤最愛的小雪人取了個名字,叫雪寶。

  七八歲的江波濤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他活潑又可愛,與穩重不愛講話的大王子不同,小王子的妙語如珠經常逗得眾人哈哈大笑,國王皇后也對他寵愛有加。

  周澤楷卻從來不會去忌妒他的小弟弟,因為他的江,值得最好的。兩兄弟的感情融洽的令人忌妒,周澤楷從來不會讓江波濤離自己五步以上。在這樣的驕寵下,小小的江波濤多少也變得有點驕縱任性了。

  夏日的某夜,江波濤醒來上了個廁所,經過華麗的大廳時,他拉著周澤楷的手說,「哥哥,我們來玩溜滑梯好不好?」

  隨著年齡的增長,周澤楷的寧力日漸增強,現在已經可以造出許多大大小小的冰滑梯給江波濤玩耍了,但平時都是在廣闊的皇宮花園進行,並沒有在室內做過。

  「江,危險。」

  「就一次,好不好?」

  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周澤楷,他心裡軟成一片,點了點頭。

  「要小心,慢慢地。」

  即便周澤楷再三叮嚀,意外還是發生了。玩瘋了的小江波濤沒有注意到周澤楷來不及做滑梯,在落地前周澤楷一個驚慌不小心用魔法擊中了他的眼睛。

  小小的江波濤昏了過去,周澤楷著急地找來國王皇后,他們到森林裡找到了智者石頭族,他們要王子殿下學著控制自己的魔力,否則總有天越來越強的魔力會傷害所有人。

  那天之後,周澤楷便將自己關進了房間,拒絕與所有人接觸,連江波濤。

  他醒來後哭著要找哥哥,但是江波濤被關在門外。

  哥哥不願意見他,都是他的錯,他讓哥哥傷心了。

  江波濤心想。

  他想抱住哥哥,跟他說是他錯了,不應該任性吵著要玩遊戲,不該忘記他的叮嚀,哥哥沒有錯,都是他的不對。

  但周澤楷不願意見他。

  江波濤想,一定是因為哥哥生氣了,因為他太任性。

  只要他乖乖地,哥哥很快就會出來再抱著他,親暱地叫他小江。

 

  周澤楷想,只要離小江遠一點,就不會傷害到他了。

  他記得江波濤在他懷裡慢慢冰冷的感覺,遠離才能讓他安全。他心想。

  「在學會控制魔法以前,我不會離開房間。」他在給國王和皇后的字條上面這樣寫著。

 

  時光飛逝,周澤楷要成年了。

  國王和皇后必須要到鄰國一趟,周澤楷相當不安,甚至難得開口勸阻。

  但國王表示,這是一趟必要的旅程。

  果不其然,發生了意外,國王和皇后都沒能回來。

  他必須繼承王位。

 

  江波濤坐在周澤楷門外,他依舊不願意見他。

  如果可以,他想抱緊他的哥哥,告訴他,你還有我在。

  國王和皇后從來不隱瞞江波濤他是領養的,以及他生身父母早已亡故的事實,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是很和樂的一家子。

  國王和皇后死亡,江波濤過的吃部下睡不好,更擔心的是他的哥哥,他自己一個人必須要面對那些孤單與痛苦,沒有人能夠分享。

  「周澤楷,讓我進去好不好?我們只剩下彼此了。」

 

  封禪大典當天,江波濤高興得幾乎要唱歌了。

  所有人都以為他是為了皇宮要再度恢復熱鬧所以開心,只有他自己明白,那是因為能見到他的哥哥了。

  他坐在第一排,看著周澤楷拿起權杖,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了。

  那麼耀眼的人,是他的哥哥。

 

  晚宴時,江波濤遇見了許多不同的人,大多都是漂亮的女孩子。

  當然,在他眼裡,長得最好看的還是他的哥哥。

  他認識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叫小戴。小戴聽說了他和他哥哥的事之後,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小江你想跟哥哥和好嗎?」

  江波濤只是給了他一個微笑。

  小戴拉著他到了周澤楷面前,說:「我和小江是真愛,我們要結婚了。」

  所有人都傻住了,包含江波濤。但他因為他震驚所以望己推開往他回裡酸的小戴,在所有人眼中看來,他欣喜地摟這了那個女孩。

  「我反對。」

  本來江波濤還想解釋,但一聽到周澤楷這麼說,一把火氣不知怎地也就上來了,他問:「為什麼?」

  「就是不行。」

  江波濤看著周澤楷的眼睛,那雙波瀾不經的眼睛。

  哪怕一個理由,隨便一個,他都會乖乖照做,但周澤楷卻是用兩個字來回答一切。

  他勾起了一抹難過地微笑,「我會跟她結婚。」

  瞬間,周澤楷的周圍升起了一圈冰柱,轉身大步走出了皇宮。

  一見他要離開,江波濤立馬放開了少女,想追卻被冰柱擋住了去路。

  宮外,分明是盛夏卻飄起了茫茫白雪。

 

<TBC>

 

  小戴想當神助攻卻不小心把事情變得糟糕了……後面會想辦法讓小戴成為真.神助攻的。

  分成上下了真不好意思,會盡快把下補上來的。


评论(3)
热度(41)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