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寅】【傘修】蔚藍

  ※【遊戲規則】 

  ※419粉點文,教官蘇X學員葉  @Vigilia 妹子的點文

  ※私設背景在近未來,其他設定依舊多如山

  ※蘇葉兩人年齡差與原作相同,別懷疑。

  ※OOC有,莫見怪

 

  葉修推了推臉上的平光眼鏡,拿起身邊的行囊,正打算翻牆離開葉家大宅,便被一聲中氣十足的斥喝給吼住了。

  「小兔崽子想去哪?」

  他翻了翻白白眼,轉過身道:「逃家。」

  現任葉家家主,葉修的爺爺哼了聲,說:「不就是要你簽個一年的兵報效社會。讀了那麼久的醫科,救死扶傷是理所當然的,葉家人,總要出去歷練歷練。」

  「我可以去當無國界醫師。」葉修回道,「我真的對當兵沒興趣。你就放過我吧……」

  說起這事葉修是無奈極了,身為醫學院難得一見的天才,將外科與獸醫雙主修並壓縮在*本科七年內讀完,打算加入無國界醫生從此流浪天涯,卻被家裡人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拿走了證件並簽了一年的志願役士兵。

  葉修也明白,從祖輩起便是軍人出身的他們也希望後代子孫能繼承自己的衣缽,但他捫心自問真的對死板無趣的軍旅生活沒半點意思。

  同樣是救人於水火,他更喜歡與看不見的病症交鋒。

  人心,太麻煩。

  「你就去三個月。三個月之後,若真不想,我讓人把你退訓。」葉老爺子當然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思忖著讓自家孫兒往坑裡跳呢。

  葉修自然明白此事已無法挽回,索性應了他,隨老人回到葉家老宅,等著開訓日的到來。

 

  蘇沐秋站在校場的司令台上,從制高點睥睨著這群菜鳥新兵。

  大隊長要他來這群人中挑選適合到他們小隊裡的新人……他真的覺得很困難啊。畢竟現在入軍服役的,有一半以上是家裡逼來的,其他是真心想當兵的。

  有軍人夢的,大多對保家衛國有興趣,沒人會想進他們這種『環保隊伍』;被家裡逼來的,誰有熱忱和他們在海上漂流個三五年?

  他所屬的單位,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層面,而是由聯合國從各個臨海的國家中選擇軍人作為國際海軍,打擊盜獵者。

  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那不是軍人該做的。海洋生態?軍人應該保護的是國家。但實際上,若生態鏈崩潰,人類絕不可能安然存活於地球上。

  所以在西元2025年成立了這支特殊的保育軍隊,分為海陸空三支,專門在各自然生態保留區等地保育各類動物。

  而海軍,又是其中最為辛苦的一支,他們的業務範圍——全世界的大海。

  畢竟他們的保育生物會隨著季節變遷移動,而保留區裡的生物他們大多不必太擔心,他們要交戰的往往都是捕鯨或鯊等等的保育類動物的盜獵者。

  試問,若不是有理想的,誰會想去做這種隨時會掉命的工作?他們不像特種部隊,因公殉職了還可能入忠烈祠,頂多就是某些生態或探索頻道在某年某月的紀錄片會出現『謹以此片感謝為生態保護獻身的眾多弟兄。』他們甚至不算任何一個國家的國軍,出了事沒人會替他們出頭,頂多就是出聲譴責幾句。

  要不是這次在行經印度洋追捕盜獵者時被霰彈槍擦過左肩,需要復健休養半年以上的時間,他也不會被派來做這種看似輕鬆但實際不討好的工作。

  想起馮大隊長那笑得像太陽燦爛一樣的臉,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畢竟是特殊部隊,他要打入在地軍區內部本就不容易,加上他們還是表明了要來和其他部隊搶人的,這三個月……難過嘍。

  總司令好不容易訓完話,要他們將小兵們各自帶開訓練,其他人都帶著自己小隊的隊員離開了,只剩蘇沐秋和他的小隊。

  他讓他們站在校場中央,一直站著。

  三個鐘頭過去,正午的太陽照得人皮膚生疼。

  中間有人昏過去,蘇沐秋也只是要身邊的人將他抬到醫務室後,繼續站。

  葉修站在人群中,心底不住罵娘。這人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怎麼就這麼變態呢?

  在眾人的情緒終於要到達臨界點時,蘇沐秋開口問:「誰能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不能重複,第一排開始。」

  站在最後一排尾端的葉修連想死的心都有了,到他還能有什麼東西可講?

  眾人的答案五花八門,從天空上的雲到前排同袍的鬢角等答案都有,到了葉修還真的……沒東西了。

  葉修與蘇沐秋四目相接,靈光一閃,道:「報告教官,我看到你的眼睛。」

  不知道是誰,笑了起來,並且說:「教官,我看到你的胸。」「教官,我看到你的屁股。」

  這幾乎要是性騷擾了,畢竟蘇沐秋長得真得不賴,眉清目秀看起來又細皮嫩肉的,就像個富家公子哥。

  他也不惱,滿不在乎地笑了笑後道:「觀察力不錯。現在解散,午飯後回到這裡。」

  接下來三天,學員們體會到了這個看似溫和的蘇教官,有多麼的變態。

  五千米折返跑當暖身、三不五時半夜吹起床號要他們在樹林裡搜一顆有花紋的黑色石頭……諸如此類。

  這天,葉修癱在床上,在心中想:『再撐一會兒就好,三個月。蘇沐秋,你等著。』

  蘇沐秋這邊,他躺在床上,看著他同袍們透過衛星電話傳給他的訊息,回覆:『萬事小心。』

  他想了想,最後選擇撥出那上頭的號碼。

  『老蘇,你不放心?我們今天晚上就會進入印度洋了,會幫你報仇的。我跟你說啊我們這次是一大聯隊,你們家嘉世和我們藍雨這次聯合煙雨,絕對要讓他們好看!』

  『少天你把電話還給邱非,讓他和蘇隊說話。』

  他一接通就聽見黃少天那串連珠炮,「不必了,喻隊長,請你幫我轉告大家,安全第一,不必想著幫我報仇什麼的。上次遇到的那團盜獵者獲利相當強大,背景也不簡單,以不折兵損降為原則。」

  『好的,你注意休養,舊傷好全了再說。』

  「我曉得,你們注意安全,我不浪費資源了,先掛。」說完,掛上了電話。

  然後他想起之前恩師蘇將軍給他的那份資料,那個男人。依他的資歷,若能加入他們這支軍隊是最好的,但還要再觀察。

 

  過了兩天之後,蘇沐秋在結束深夜訓練之後,回到他的單人教官宿舍,卻在開門的瞬間就發現了不對勁。

  有人!

  接著下一瞬心底便閃過答案,關於來人的身分。

  「葉修,出來吧別躲了。我知道是你。」

  那頭的人不作聲,伸手欲攻擊他。

  蘇沐秋一個閃身,幾個動作便將將來人壓在地上,「你要打過我,還太早了。」

  「讓我起來,蘇沐秋。」

  「你若想打贏我,我可以教你。但,有個條件。」蘇沐秋沒讓他起來,「你在最後結訓時,謹慎考慮要不要留下來這件事。」

  葉修思考了一下,才說:「好,我會。你先放我起來。」

  「明天起晚間下訓之後,到我房間來找我。」蘇沐秋起身,「今晚澡堂已經關了,你在我的浴室洗好澡再回去吧。」

  葉修上下打涼了下蘇沐秋,眼神有些詭異。

  「你幹嘛那樣看我?我對你沒半點興趣,放心。」蘇沐秋自顧自地將迷彩外套脫下,僅剩件純白色的工字背心,好身材一覽無疑。「何況,剛開始說看見我眼睛的人,可是你喔。」

  葉修笑了笑,「我本來以為你是個軍二代,後來才發現你不是。本來就是想逗逗你而已,沒什麼。」

  然後他看見蘇沐秋作肩上猙獰的疤痕,「你那傷……霰彈槍打的?」

  「嗯啊。」他笑了下,「我想,我們這種職業的,難免會有點傷。」

  葉修對他肩上的傷口起了興趣,「我能看看嗎?我的專業是外科,對於復健也稍懂。」

  「你自便。」脫下那件僅存的工字背心,露出全身大大小小的傷疤。

  葉修有些驚訝,他清秀的五官以及乾淨的氣質下,有著有力且健美的身軀。「你是特種部隊的嗎?」他伸手按了下他的左肩。

  「如果你有興趣,將來我慢慢說給你聽。」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葉修已能與蘇沐秋打得勢均力敵,這點令蘇沐秋極為不甘願。

  「葉修你這個小渾蛋,才多久……來我們隊上吧。」他倒在他的床上,「願不願意在這次結訓之後,跟我到海上去?」

  「蘇沐秋,你是在邀我入夥?你們隊上有什麼特殊的?」蘇沐秋躺在他身旁,與他並肩。

  蘇沐秋翻了個白眼,「小渾蛋,你是我學生。我是你的教官,好好說話。」

  「教官,現在有人開門進來,肯定誤會你潛規則我啊。」葉修笑著說,「就老實說吧,你隊上有什麼吸引我的?」

  蘇沐秋想了想,說:「我們那裡什麼都沒有,在海上醫療設備有限,有時會遇上毀力強大的盜獵團,輕則受傷重則喪命,需要一個技術高超的醫生。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可愛的動物,海豚鯨魚還有鯊魚等等的……偶爾還需要兼當獸醫替動物裝追蹤微型晶片或清除石油以及漁網之類的,總之你要是全能的。」

  「嗯哼,還有呢?」葉修躺在他身側,手指有下沒一下的撥弄著蘇沐秋有點長了的髮。「算不算上你?」

  蘇沐秋莞爾,「你說呢?算不算上我?」

  這夜結束於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蘇隊,這是誰啊?」邱非抱著胸,看向歸隊的蘇沐秋和新來的葉修。

  蘇沐秋笑著將葉修往前推,「這是我們新來的隊員,叫葉修。以後會是我們的隊醫,這小子可厲害著。」

  葉修笑了笑,「大家以後請多指教。」

 

<Fin>

 

*本科七年制:灣家的醫學院是大學後七年制的,不知道內地是不是這樣。


评论(2)
热度(58)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