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戌】【傘修】齒輪

  ※活動連結

  ※這是某此我在群裡開放的有獎徵答點文,請問蘇葉這對CP是什麼顏色呢,猜一種食物喔=))(好答案超冷我知道

  ※蒸氣龐克PARO(內地說法應該是朋克),可能掌握不好請見諒。 @浅绥旒长 加減吃吧哈哈

  ※OOC有,大家就看看嘍

 

  青年將機械人的手臂拆開,「你去哪弄成這樣的?」

  「我碰到了個詭異的機器人,他撞我。我和他打了一架。」機器人的語氣有小委屈,「我是無辜的。」

  「自己小心,別太大意。我技術雖然不錯,但是最近器材較為匱乏,所以下次受傷不知道有沒有材料。」

  「嗯,謝謝你,沐秋。我會多注意的,最近外頭有些風聲,說你們這群機械師又要被召進鋼鐵城裡去了。自己多留心。我們也會幫你注意線報的。」

  蘇沐秋點了點頭,並將一旁的便當遞給機器人,「我最近會待在要塞裡,暫時不能回去,你幫我把便當交給沐橙,謝謝。」

  「聽說這陣子城東那裏來了一個用有鋼鐵之心的機械師,技術相當厲害,我想你有機會能去與他交流交流,但要等這陣子風頭過點。」他一邊移動手指,讓手臂裡頭的齒輪轉動,方便蘇沐秋上油。

  「嗯,新來的機械師啊……有空再說,比起那個我更期待的是傳說中的盜賊。聽說他從鋼鐵城裡偷出了許多不錯的零件,你們有他的消息嗎?」蘇沐秋邊轉動齒輪,一邊滑動著裡頭細緻的小零件。

  「嗯,他會在月落的時候出現在鋼鐵墓地那,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在晚上去碰碰運氣,不過萬事小心。」

  「我會的。」

  「那盜賊和你也算有緣,標誌都是一個秋字。」

  「嗯,我知道了。」

 

  夜半,他披著月色到了鋼鐵墓地,各種殘破的齒輪和機器人殘骸散落一地,這總是讓機械師沒由來的不舒服,就像是自己心愛的寶貝被踩在腳底下踐踏。

  「誰在那裏?」喑啞的聲音在墓地迴盪。

  蘇沐秋發現那人站在他身後。

  「蘇沐秋,我是個機械師。聽說你有許多的機械零件,我來看看。」他說,「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換個地方聊,你知道的,機械師對於這裡總是有種天生的抗拒感。如果你願意,可以到我的工作坊去。」

  一般來說,機械師對於他們的工作室都諱莫如深,一般來說不會讓除了自己的機器人之外的活人進入他的工作室。

  但不知為何他對於這個人,他沒想防備的意思。

  而他似乎也是知道機械師的行規的,所以點了點頭,跟著他回到了他的工作室。

  那人輕輕的帶上了門,拿下頭上的面罩。

  「葉修!」蘇沐秋驚呼,「你怎麼溜出來了?你家裡還好嗎?」

  「我家在這次政變沒受太大波及,反倒是支持的那一系上位了,一帆風順。除了他們線下大規模獵捕機械師之外,一切都還好。」葉修解釋,「你自己要小心,但如果被抓去我會幫你想辦法,不過沐橙那兒會無法生活……暫時忍忍。這個攝政王是平等派的,或許很快上城和下城之間的藩籬就會被打開了。」

  蘇沐秋看著葉修眼中閃亮的光芒,不忍打斷他。

  即便他們心底都明白,上下兩城中的隔閡,從來就不是因為那座圍牆,而是人心。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你知道的,下城的人們的堅忍與聰慧,從來不輸給上城的人,像當年我結識你一樣,你們會用你們的實力讓他們驚豔的。」葉修將頭靠上那人的肩,埋進他頸窩悶悶地說。

  「對了,聽說國王失蹤了?」蘇沐秋想起之前聽到的小道消息。「這是真的假的?國王會失蹤是因為他不喜歡攝政王嗎?」

  葉修想起那對歡系冤家,翻了個白眼。

  「兩口子吵架,離家出走當情趣呢,別理他們一陣子久好了。你以為這個新攝政王是怎麼上位的?他本身受到了現任國王的支持,也不是省油的燈。」

  「所以那些關於他們不和的謠言?」

  「誰知道呢?總之,這傢伙上台之後政局會穩定好一段時間,除非他倆離婚之類的。」葉修笑了笑,你就別擔心那麼多了。說到這個,你什麼時候要跟我回上城去見公婆?我爸媽一直在問。他們很好奇你這下城得天才機械師是怎麼樣一個人,等過陣子跟我回家吧。」話鋒一轉,繞回了他們自己身上。

  蘇沐秋聞言,身子僵了一下。「你知道我不可能跟你去上城的,當初就說好了不是嗎?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葉修。你現在這個要求,只是變相的把我關進上城那個機械師的牢籠之中,沒有自由。」

  葉修愣了一下,才會意過來,蘇沐秋是誤會了。

  「……其實,我是要問你願不願意以我對象的身分跟我去見我爸媽。不談政治立場那種。而且我們是平等派的,怎麼可能讓你在局勢未穩定之前進入上城。」葉修頓了頓,才說。

  蘇沐秋發現那人耳根紅了,不住失笑。

  「早點好好說不就沒事了嘛,你知道政治的情勢上面總是比較敏感的。」蘇沐秋聳了聳肩。上一任的國王是個機械天才,但也因太醉心發明而被佞臣利用,攻打了鄰國,最後兩敗俱傷。

  蘇沐秋的父母死在那場戰爭之中。對於戰爭,下城人諱莫如深,因傷亡最多的,就是當時的下城,而最後王朝撤退,守住了上城。

  上城是由精密的機械與齒輪構築而城,優雅精緻。而下城則是飽經戰火摧殘,有重支離而蓬勃的美感。

  葉修十五歲那年拒絕城為機械師,逃出了上城,結識蘇家兄妹並與蘇沐秋相戀。他大部分的機械原理是蘇沐秋後來手打手教他的,所以一些簡單的機械維修還難不倒他。

  而他們倆在這座充滿齒輪蒸氣與機器人的城裡,安穩的過日子,直到半年前上城政變,蘇沐秋將自己精心製作的武器交付給葉修讓他去支持政變,也造就了青年現下的名號:『戰神』。

  而他身上那套辨識度極高的,若楓紅般絢麗的盔甲以及武器,便是出自於看似儒雅的蘇沐秋之手。

  「你這雙手真的受到造物主太多的眷顧。」葉修執起他那隻沾著點點油漬的手,輕吻。

  「葉修,我的手很髒。」蘇沐秋翻了個白眼,「你什麼時候要走?政變過後應該有許多事要忙吧。」

  「嗯,所以我只能在這待一晚。」

  「這麼拚?所以今晚要快點替你的武器升級,快把孩子們拿出來,我們對戰一場讓我看看。」

  一場對戰後,葉修一個掃堂腿將對方在掃在地上,蘇沐秋癱倒在工作室的一隅,笑罵:「能不能再土點?」

  葉修拉起躺在地上的蘇沐秋,四唇相接。

 

  那日早晨葉修離開後,兩城以極為迅速的速度融合了。

  原因是現任國王離家出走時來到了下城的城東,並愛上了那美麗的地方,不肯走了,攝政王基於無奈之下只好加速各種平等法案的通過。

  典型的山不來就我我就山。

  現下不管上城下城,都是一片繁榮。

  而葉修也經常在上城的家中與下城的工作事間來回,因為蘇沐秋不願意與他回到上城去居住。

  雖然有些美中不足,但也算是從此之後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美好結局了,不是嗎。

 

<FIN>

评论(2)
热度(51)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