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隊聯盟生一堆,喔不,一生推。
本命傘哥,堅信所謂真愛是互攻的互攻鐵黨。
榮耀不滅。

关于

【辰】【傘修】Under The Sea

  ※【遊戲規則】 

  ※人類王子蘇X人魚王子葉

  ※如果OOC請見諒 (每次必說,這很重要

  ※ 其實這篇文是很久前和 蘭蘭玩轉盤轉出來的主題……拖到現在也是一個誇張,順道一說,小美人魚PARO

  ※請大家不要嫌棄,記得留言以及仔細看 

 

  他所居住的深海沒有星光,只有一種神奇的植物會發出柔和的、宛若一種叫螢火蟲的生物的,閃爍光芒。

  所以他們一族稱呼它為螢草。

  關於螢火蟲這種生物,是他從書上得知的。那是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

  主角們談戀愛的時候,經常在人類世界裡看漫天星光,及美麗而且有趣的路上生物。

  他又在翻閱那本書,此時鯊魚邱非遊近,虎著一張臉對他說:「葉修王子,你再看那些關於人類世界的書,我就要告訴國王了。」

  葉修翻了個白眼,「拜託小邱,我只是好奇。真的我不知道這烏漆抹黑的海底有什麼好的?我老爸又是為甚麼不准我們與人類接觸?基本上鮫人是天生歌者,只要我們唱歌,所有人類都對聽從我們號令。而且老韓,這是我的海底花園,誰准你進來了?」

  不屑的哼了聲,「要不是答應了國王幫忙,我才懶得理你。」

  「說的好像多委曲似的,算了別吵我,再讓我研究下這把兵器。你看,這真的很神奇,人類工匠竟然有辦法製造出這麼精良的武器,如果有機會我真想漸漸那個工匠。」葉修愛不釋手的撫摸過那隻長矛,上頭陰刻著二字卻邪。

  「等你滿十八歲就可以上海面去看看了,到時候你就會見到所謂的人類,希望你不要太失望才好。」邱非看著他癡迷的模樣,不住搖頭,這樣的大王子……只能祈禱上一任海王長命百歲了。

  「是啊,明天我就能上海面去看看這世界究竟長什麼樣子了。」

  隔天,蘇沐秋初次離開出生的深海,以螢草作為照明到了海面。

  他抬頭,並未看見其他成年人魚口桌所說的名為太陽的炙熱火球,只有一片灰色的東西,以及金黃色的光芒。

  遠處有一艘大船駛近,他緩緩游進,發現那艘船行駛的航道即將經歷一場強烈風暴,他想著是否應該阻止,畢竟他父王母后嚴禁他們干涉人類世界的任何事物。

  他想,或許人類知道暴風雨的危險,會轉向也說不定。

  然後他看見甲板上有一名與他年紀相仿的青年,他沒有魚尾,看著遠方的眼神有些落寞。然後他看見了天空,思索了會兒後轉頭向身後的的船員說了些什麼,神色有些焦急,但船員只是搖了搖頭。

  過了會青年坐回了甲板上,神色更凝重了些。

  葉修看著青年,突然會意過來,方才他是發現了此航道上的危險,通知了船上的船員,但沒人理會他。這名青年的長相十分清秀,舉手投足間有說不出的貴氣,身分應也是不簡單的。他會怎麼辦呢?

  青年沉思了會,轉頭進入船艙。不一會兒他被一群剽悍的船員架了出來,綁在船右翼的側炮旁。

  或許是在船艙內宣導即將到來的危險,所以被抓住了?他心想。看來就算是人類的貴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說被抓就被抓,還沒半點威嚴。

  過了會,天上開始降下大雨,並且颳起了風暴。在強烈的方浪下.人造的船根本不是對手,很快便沉沒了。

  他腦海中突然閃過青年那張有些陰鬱的側臉,想了下往前游去。

  畢竟能不能救到人,全看緣分。

  若是真能遇上,那就是偉大的大海希望他們相遇,並且讓他救他。這很簡單,就是個嘗試。

  他才剛要游向方才沉船的地方,便看見一個人抱著浮木往他飄來。哎,這不是剛才那個青年嗎?果真是偉大的大海要他們相遇。

  他讓青年趴在他背上,他想了會後往附近最近的島嶼游去。

  此時他發現,青年的手很粗糙,完全不像一個王子該有的,但那又不向做粗活所留下的。這樣的剪子他曾在人魚族一流的武器匠師手上看見過。所以,青年是名工匠了?

  葉修將他揹到海邊,並查探青年鼻息。他知道因他不大會掌控人類這種生物的呼吸方法,一路上蘇沐秋嗆了不少水。

  過了會兒蘇沐秋醒了,他看著葉修,問:「是你救了我嗎?」

  葉修翻了個白眼,意思是,不然呢?

  「哎,你不會說話?真的謝謝你送我上來,但你應該走了,其他人看見你或許會對你不利。」蘇沐秋依舊很虛弱,但卻抬手叫他離開,「等我奪回了這個國家的主控權,歡迎你來找我。屆時不論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

  說完,他便將葉修趕回海中。

  葉修心想,真是不知感恩的人類。

  回到海中之後,葉修對人類世界(其實是那個青年)的好奇心日益加重,並且看著那隻美麗的矛,想著那年輕人是否會知道這件精美藝品的工匠究竟叫什麼名字。

  或許是太過招搖,他救了一個人類工匠的傳聞不知怎的傳到了國王耳中,國王十分憤怒,因為葉修沒將他的話聽見去,還幫助了人類。

  他將葉修珍藏的矛給折斷了,當葉修看見他心愛的矛斷成兩截,心都要碎了。但因那是人類的產物,人魚工匠無法將其復原,葉修局訂離家往海上去,到然類的世界將它修好。他想起那天說要奪回國家主控權的那個青年,或許他能夠幫忙,畢竟他說不論想要什麼他都會給。

  葉修來到了老章魚馮憲君的巢穴,他是一個著名的巫師。

  「馮老,我需要一雙腳。」葉修說道。

  邱非在一旁翻了個白眼,他已經想到國王知道時會有多麼的憤怒了。

  馮憲君說:「你想要腳可以,要用條件來換。」

  葉修只給了他個大白眼,「你以為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還要用甜美的聲音以及雙腳如針刺來換嗎?別鬧了,要什麼東西?」

  「身為人魚族的戰士,你必須幫我測是我最新培育出來的海怪戰鬥力如何,以此交換你的腳。時間訂在三個月後,你若打贏了它,我不收你任何費用,你若輸了,我就會帶走一樣你珍視的東西當戰利品。」

  葉修想起他每次發明的那些無用的海怪,在心底唾棄了下他的發明技術後,帶著能長出雙腳的藥水,爬上了岸。

  他遇見了那個青年,現在已經是國王了。

  為什麼他會知道呢?因為當他躺在海岸邊的時候,被散步的青年剪了個正著,而追來的士兵稱呼他為『陛下』。

  「你叫什麼名字?」不知為何,青年對他的態度相當溫柔。

  他回答:「葉修。」

  很久之後他才知道聽到他回應那瞬青年眼底閃過的失望是怎麼一回事,還以此嘲笑了他好一段時間。

  被他帶回皇宮換上衣服後,他被安置在某個角落。然後他聽見了侍女的閒言碎語,才曉得蘇沐秋根本沒認出他來。

  對,那人叫做蘇沐秋,據說擁有全天下最精湛的手藝。

  他會被蘇沐秋帶回皇宮,是因為他長得和國王的救命恩人一模一樣。

  思及此,他又對正忙著修復他卻邪的蘇沐秋翻了個白眼。

  對,卻邪是他做的。

  為此,葉修想到了他的要求,等蘇沐秋一認出他來,他就要蘇沐秋跟他回到海底宮殿當他的王妃!會做武器的王妃,多完美!他可以把自己的鮫珠給他,讓他能在海底生存。

  「蘇沐秋,你這裡如果加入銅礦會不會好些?」他指著院子中另一頭一個金屬冶煉爐,問。

  蘇沐秋頭也不抬的說:「你自己試,我忙著呢。」

  葉修心想,外頭那些來徵婚的公主若看見國王平時是這樣一伸邋遢的工匠裝扮,時不時在宮殿裡敲敲打打研發武器,不知道會不會就不肯嫁了呢?

  想起他即將要徵婚這事,葉修心底就有些不快。雖說他們才相識一個月,但卻像已相伴了大半輩子,默契十足。

  他知道蘇沐秋那天要到鄰國去當質子,為了保護年幼的公主蘇沐橙。在艾倫戴爾轉船後,發生了船難。現任艾倫戴爾國王周澤楷的父母也在上頭,除了他倖存外全數罹難。幸好兩人之間的關係還不錯,周澤楷也不怪他為何沒能救他父母,現下兩國交流良好,經濟蒸蒸日上。但蘇沐秋依舊需要同盟,所以大臣們才想出了聯姻這個方法來拉攏其餘各國。

  蘇沐秋徵婚舞會那天,正巧是他與馮憲君約好日子。

  所以對於蘇沐秋詢問他是否會出席,他一直沒給出答覆,即便蘇沐秋不只一次強調他希望葉修在場。

  終於到了徵婚舞會的日子,在太陽西下以前,蘇沐秋到了葉修的房門口。

  「除了我的救命恩人,我想一起過一輩子的對象就是你了,葉修。」蘇沐秋突然對葉修這麼說。「如果我強大得足以選擇,我不會要他們之中任何一個,我要你,葉修。但是我不能,我必須要先是國王,然後才是我。葉修……或許不該跟你說這些的,但我總有種預感今天之後你就不會再回到我身邊了,請原諒我的自私。」然後蘇沐秋從腰上解下一把刀,「這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千機。相信你可以很完美的駕馭它。」

  葉修收下了刀,一語不發。

  他還沒來得及給蘇沐秋回應,青年便轉身離開了,天知道他只是在消化蘇沐秋不知道他就是那隻人魚所造成的驚愕。

  但因時間要到了,他只好動身去赴約,而不是追回蘇沐秋。

 

  他們在淺海展開了搏鬥,那隻海怪有許多黏膩的觸手,這讓葉修相當的不舒服,而且那黏液有拖慢他速度的效果,十分麻煩。

  他幾乎要輸了,但聽見馮老說,若是他輸了,便要奪走蘇沐秋臨別前贈他的千機,這可踩到了他的逆鱗了。

  他千辛萬苦地與海怪搏鬥,如果輸了他愛人給他的最後禮物會被搶走,而他愛人此時在宮殿中選擇他的王妃!

  這操蛋的世界。

  最無奈的是,他居然在此刻才明白他愛上了蘇沐秋,或許從他看見他的第一眼開始。

  他被海怪觸角上的麻醉劑給迷得幾乎要失去了意識,耳邊突然傳來隆隆的砲聲,是吞日的聲音。然後他落入了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

  「葉修!葉修你快醒醒,沒事吧你別嚇我葉修!」

  失去意識的最後一瞬間,他腦中閃過的想法是,我現在是人魚型態,你總算知道你的救命恩人是我了吧。

 

  人魚國王知道葉修私自上岸的消息相當生氣,但當他得到消息時葉修已經準備和蘇沐秋結婚,連喜帖都印好發完了。沒錯,他親身體驗了一次兒子要結婚我居然是從喜帖得知的八點檔狗血劇情。等等說好的童話風呢?

  即便人魚國王不開心,但喜帖都發了也丟不起悔婚這臉,再加上葉修也確實是個沒人敢嫁的,不如就這樣處理掉,還可以藉由姻親關係弄些陸地上的先進武器來玩玩。

  於是,所有人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

  就像所有童話故事的結尾,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FIN>

评论(6)
热度(53)

© 尉遲窩進傘修坑 | Powered by LOFTER